95lwd超棒的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 起點-第七百四十三章 到東海去鑒賞-4pusn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不知不觉间,即便夏萧没有多想,他和清寻子之间,也有了一层隔阂,无法再相通。
夏萧承认自己是自私了些,特别是早些年,他赛选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能令夏家光明正大的被请回斟鄩。他做到了,之后根本没想那么多,甚至没想过进入学院修行。可只要以死亡的代价告诉自己他的使命,夏萧肯定会接受,又如何非要以舒霜性命的代价换取?
走了很长一段路,夏萧脑中闪过无数个画面,却变得陌生,犹如前世经历,而非今生。他逐渐想起曾经的自己,那时的他比现在还像恶鬼,让他去拯救苍生,他肯定不会愿意,他连自己和家人都照顾不好,更别说天下苍生,他又不是圣人!
可用一个人的性命改变自己的想法,未免太不重视生命!
瞥一眼夏萧方向,见他背影落寞,廖赛走到清寻子身边,并未行礼,便问:
“夏萧怎么了?”
“因为舒霜的事和我闹脾气了。”
“教皇,你不该告诉他真相。不过夏萧那家伙也是,初恋是一个,现在爱的又是一个,往后结婚生子,恐怕还得换一个。艳福好些,能换不知多少个,何必这么当真?都过去这么久,就算忘不掉,也不该生气,将那份爱默默揣在怀里就好。”
“很多事皆如此,可即便再多舍不得,也只有发生之后,未来才能真正如愿。”
清寻子眨眼消失在原地,化作一缕清气回东海。而此时,夏萧已回夏府,今日天气晴朗,正是人间四月天,就是即将到来的夏初不过三十余日,可谓时间晶魄。
九域神皇 我是多余人
夏萧始终赌着一口气,吐不出也咽不下,可他看着阿烛迎面本来,脸上极为本能的挂上笑容。这是每一个足够暖心的男人拥有的能力,而不等阿烛问,夏萧便说:
“师父同意了,你可以去,但得看封印的缝隙是否够大,若太小,只有我和水箱能进去。”
“那也行,起码有点希望,耶!”
阿烛手舞足蹈的扑进夏萧怀里,令其责怪道:
“又不是什么好事,干嘛这么高兴?小心小命没了。”
“才不会呢,本姑娘福大命大,在没有嫁给你之前,是不会死滴!再说了,说不定等你老的啃不动鸡爪的时候,我还能一顿吃好多碗饭。”
“那你到时候肯定比猪还肥。”
“才不会呢!”
两人斗过几句嘴,阿烛突然问:
“上次去南海之南后,你就说土行快觉醒,现在怎么样了?”
“忘记告诉你了。”
夏萧结印,令山舌出现在院中,惊得端茶婢女忍不住尖叫出声。
“这什么?”
阿烛也好奇,可这已有十数米长的石块蜥蜴只是仰起头,动作僵硬的似在晒太阳,可这仰头翘尾的样,实在太过滑稽。
“介绍一下新伙伴,这是山舌,我的土灵兽!”
萧蓉缓缓从走廊走来,见着山舌一阵惊讶,不禁捂嘴道:
“这小家伙,长得好丑啊。”
得亏只有她身边的婢女听到,山舌若知道,肯定自卑的低下头,在一边沉默半天。不过山舌越大越显得奇怪,因为足有夏萧小腿粗的它身体实在太过细长,显得四肢有些违和,像石头拼凑在一起,而不像他本身所有。
无尽武装
宿主总是爱掉线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阿烛,那是娘。”
夏萧从阿烛指向萧蓉,山舌则歪着脑袋反应半天,许久才点头示意问好。他似想开口说声你好,但发出极为奇怪的声音,和乌鸦叫般嘈耳,令皱着眉的阿烛一言难尽,但总结一下就是:
最后一个棺材匠
漫 威 世界 的 術士
“它好丑。”
嗯……
夏萧立即转身,对山舌说阿烛是在开玩笑,可它愣了半天,等乌鸦在头顶叫出一连串省略号,消失的无影无踪后,他才钻到墙边,垂头丧气的模样似受到巨大的挫折。
“你惹生气的,你去哄。”
夏萧说完,端过一杯茶,见阿烛靠近可又不敢跟他说话的样极为好笑。
天痕 燕鸣
岩石所成的山舌的确别致,违反阿烛认知的内容,便引起她潜意识的抗拒,甚至比蛇还可怕。蛇起码还能吃,姥姥给阿烛烤过,可这家伙怎么看都下不去嘴,且会把牙崩坏。这等外形感人的生物令阿烛咽了口唾沫,伸出手指碰了碰它,便一股烟的跑了回来,躲在夏萧身后。
山舌反应慢,等阿烛躲在夏萧身后时,他才扭过头,可身后已无人影。这就是人类吗?既这般戏弄自己。山舌似受天大的委屈,低下头更不说话。
天生执跨 际天杪
开始有多害怕,之后就有多爱玩,阿烛拿着狗尾巴草逗这个反应迟钝的小家伙,夏萧坐在厅前台阶上看着,娘也就着蒲垫坐下。
“听阿烛说,你们要去东海?”
“嗯!下午就去。”
“真这么急?”
阿烛其实也说了时间,可夏萧嘴中的话更像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令萧蓉见着心疼。
“萧儿,你这样太累了。”
“师父给我那么好的人参,现在状态恢复,自然要出一份力。而且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不行动,恐怕会来不及。”
“通过新建的符阵去?”
“嗯!等中午吃完饭,再睡一觉,我和阿烛便出发。”
“我去给你准备饭。”
“娘,多做些糕点,我好带上,当初被云国人追到草原上的时候,就像吃一口娘做的糕点。”
现在准备糕点显然有些晚了,但夏萧既然说出口,萧蓉怎会不答应?她说一声好,便匆忙朝厨房走去,并招呼来几个能做糕点的巧手给自己帮忙。萧蓉于半路挽起袖子,定要给夏萧准备足够丰盛的午餐和可口的糕点,令婢女们见之羡慕。
夏萧见娘匆忙的身影,淡淡一笑。只有让娘忙些,她才能放心,免得觉得什么都还没做,自己就又走了。转回目光,夏萧见阿烛被山舌撞了脑袋,连忙跑过去,可阿烛还是哭出了声,对山舌又是打又是踹,可半天下来,只落得个自己手疼脚疼。
“它好烦呀!”
阿烛顶着个淤青的脑门,泪眼汪汪的,夏萧当即冷着脸,对山舌说:
“道歉!”
山舌低下头,似知自己错了,可他没有坏意,夏萧便摸了摸他的头,道:
“没事了,回去晒太阳吧!”
山舌直点头,现在不敢再木讷。他溜进空间后,夏萧开始哄阿烛,但不过几句,便嘲笑道:
“让你逗他,你的脑袋可没他那么硬,他是真正的铁头娃。”
“你既然说我!”
“没有说你~”
“我不要只会怼我的人,哼,不要你了!”
妃常淡定:废材女玩棋迹 风满渡
“再说一句!”
夏萧双手放在阿烛腰肢,她虽说笑了几声,可连忙摆脱夏萧的双手,站到一边时满脸委屈。接过婢女送来的药,夏萧要给阿烛擦,后者却极为嫌弃且生气的躲开。
“才不要你擦。”
“再不擦一会就消不掉了,想一直顶着包吗?”
阿烛一听,撅着小嘴,满脸不开心,但只好坐在台阶上,任由夏萧为自己一边吹一边擦药膏。所幸夏萧动作温柔,令阿烛找不到半点毛病,否则她肯定会生气,然后责怪夏萧没有管教好山舌。
待在夏府的时间总是快乐的,夏萧也总会哄好阿烛,但不是靠腻歪的情话,而是笑着拉她去厨房。参与到做饭中去会令胃口更好,但见着阿烛额头的包,萧蓉急坏了,自己这才离开不过一刻,怎么就撞出个这么大的包?
“幸亏家中有不错的药膏,擦了就能好,不然可就麻烦了。这么漂亮的女孩,脸上可不能留疤留伤,萧儿你得注意,把阿烛保护好。”
被自己未来的婆婆这么宝贵,再加上萧蓉满脸的焦急,换谁都会开心。阿烛得意的扬起下巴,和萧蓉一起做糕点。她教前者,阿烛便学得很认真。大夏王朝的糕点,在整个大荒都有着不低的名气!
待到日上三竿时,坐在火炉前一直给其添柴的夏萧都厌了,打了个极大的哈切。
“果真坐久了就容易乏困。”
上官 凌
除了犯困,久坐还会令人心情烦躁,只不过夏萧没说出来。不过午饭已好,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开始每日必备的进食环节。别人家的大家闺秀都是小鸟胃,阿烛不同,她是无底洞,夏府上下皆知。
自从夏萧认识阿烛,且带她回家后,厨房总会做很多美味佳肴,无论数量和分量都多了不少。可伙计们皆没以前那么开心,因为那一桌盆盘,皆将空空如也,他们连吃剩菜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也只有这时,萧蓉和厨师最开心,前者甚至喜笑连连,夸道:
“萧儿,阿烛可真是你的贵人,有她在你身边,你饭量都大了。”
“娘,得亏我是修行者,不然饭量大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我没她那么能吃,我只是单纯想和她抢吃的,那样更香。”
血色飞扬的那些年
阿烛暗哼一声,才不理夏萧。她与萧蓉在走廊散步,夏萧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晒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每一次大事后,夏萧都喜欢用一小段美好的时光来调整自己的状态,以便之后再度投入,至于之前清寻子带来的舒霜插曲,他只有放下。
夏萧进了魔道黑暗都能走出,唯独在舒霜逝去这件事前没有半点办法。等一觉睡醒,阿烛已收拾好东西,令夏萧长长哦哟一声,惊奇问:
“今天太阳不落山了?你怎么起这么早?”
“赶紧出发,时间不早了!”
见着阿烛的认真劲,夏萧咧嘴笑道:
“既然比我还早进入状态,不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