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長夜餘火》-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分享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瞄到蒋白棉手中那张照片后,龙悦红一下恍然大悟:
既然出现了疑似雷云松的枪手,那很可能再冒出一个疑似林飞飞的枪手同伴!
——陈旭峰提供的情报显示,那个“旧调小组”失踪以后,还疑似被人看到过的只有这两名成员。
我怎么就没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块?龙悦红忍不住抬手拍了下额头,觉得自己遇到问题还是容易发紧,思维也变得不那么活跃。
商见曜对蒋白棉拿出林飞飞的照片倒是一点也不惊讶,用一种你果然还是走到这一步的语气道:
“先从哪里开始问?”
蒋白棉皱了下眉头:
“你是不是想说,之前就让我拿着雷云松和林飞飞的照片问人?
“现在的情况和昨天能一样吗?而且,这又不是广撒网式的询问,在可控的范围内,不用太担心打草惊蛇。
“此一时,彼一时。”
今天再找人问有没有见过雷云松,就不会有任何隐患了,全城的遗迹猎人们都在找他。
但林飞飞这边,就相对要有所顾忌,因为她还没有“暴露”。
不给商见曜“辩解”的机会,蒋白棉扫了眼红罗巷内各家店铺,抢先说道:
“给我掐个表。”
她旋即走到了接近黄角巷的位置,然后高声喊道:
“准备。”
等到秒针接近整点,商见曜兴趣浓厚地抬起右手,猛然挥下:
“开始!”
蒋白棉一下埋低身体,摆动双臂,狂奔起来,如同迅猛的猎豹。
龙悦红愕然看着这一幕,还没来得及去思考组长究竟想做什么,蒋白棉就已经跑到了红罗巷外面,停在了商见曜身旁。
这样的动静自然引来了周围遗迹猎人和路过民众的注意,但他们都一脸茫然,仿佛在看傻子。
“几秒?”蒋白棉喘了口气,出声问道。
商见曜将目光从手表上收回:
“四秒的样子。”
他这不是电子表,也不是秒表,没法弄得很精确。
“当时枪手还抱着狙击枪,天台上也有不少障碍物,四秒应该不够,以五到六秒算……”蒋白棉边说边来到了刘大壮中枪倒下的地方,然后往红罗巷入口回走了几步,自言自语般道,“给枪手留出瞄准的时间。”
站定之后,蒋白棉抬手翻腕,看着电子表,按照回忆中的刘大壮步幅和步频,往红罗巷内走去。
“一……二……三……四……五……六。”商见曜非常配合地在那里数起了数。
六秒一到,蒋白棉立刻停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龙悦红隐约有点明白组长在做什么了:
她在还原枪击事件的一部分过程,以此确定刘大壮被枪手同伴发现的大致地点!
熱門連載小說 長夜餘火 ptt-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讀書
蒋白棉没再做什么奇怪举动,招呼着让商见曜过去。
旁观的遗迹猎人们则逐渐将目光移开,只少数几个还在注视这边。
他们认为蒋白棉在试图重组事发时的场景,而这已经有资深猎人做过,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缺乏足够的价值。
等到自身不再受到关注,蒋白棉笑着对商见曜道:
“枪手的同伴不可能一发现刘大壮就用对讲机通知,那会被对方察觉,提前改变路线的。”
说话间,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到了这个位置,如果背过身,音量小一点,刘大壮应该就发现不了了。”蒋白棉再次停住,指着街边道,“拿照片去这几家问。”
她看着的是不远处的龙悦红。
“我?”龙悦红无声指了下自己。
蒋白棉点了点头,对商见曜道:
“得多锻炼啊。”
龙悦红深吸了口气,先行走向组长,悄然接过了林飞飞的照片,然后才进入街边一家“电器维修店”。
“老板,你好……”龙悦红颇有些局促地打起招呼。
维修店的老板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身上有点脏。
他头也不抬地回应道:
“没见过,真的没见过!每天早上从我门口路过的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我哪记得住?
“什么刘大壮,听都没听过!”
呃,已经有一些遗迹猎人来问过了……龙悦红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为了不让自己的“单人任务”还没开始就失败,他鼓起勇气,递出照片道:
“我不是想问刘大壮。”
有点紧张的状态下,他不知想起了什么,脱口就道:
“老板,我是男人,你也是男人……”
老板诧异抬头,正好看见了林飞飞那张照片。
他旋即露出了然的神色:
“你也被她迷住了啊?
“哪来的照片?你有相机?这可是好东西啊!”
龙悦红怔了几秒才道:
“你见过她?”
他竟然真的见过林飞飞!
组长真是料事如神!
店铺外,不远处,面朝道路站着的商见曜突然疑惑自语:
“他什么时候把‘推理小丑’学会了?”
“这叫模仿,歪打正着。”蒋白棉语重心长地吐了口气。
一开始就找到有用线索让她觉得今天应该会比较顺利。
店铺内,老板欣赏着那张照片,挠了挠头:
“就早上,也没多久,我开门的时候,她就在那棵树旁了,吹着冷风,有点发抖,看着让人心疼。
“哎,要不是我都拖家带口了,我肯定让她进来等。”
龙悦红见有了收获,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忙确认般问道:
“真的是她?”
“我才见过,还能认错?我记得她这颗痣。”老板指着照片上林飞飞的左眉道。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 起點-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分享
龙悦红放下心来,追问道:
“后来呢?她去了哪里?”
“那边不是有人挨枪了吗?可能吓到她了,她就回去了。”老板指了指自己的右边,“她可能就住这院子里。”
龙悦红连声道谢,充满成就感地退出了店铺。
趁周围没人,他走到蒋白棉、商见曜旁边,于归还照片的同时把自己问出来的线索飞快重复了一遍。
说完,龙悦红露出发自肺腑的敬佩表情,好奇问道:
“组长,你怎么确定这里能问出林飞飞的线索?”
“我不确定啊。”蒋白棉笑着回答。
她看了眼巷子外的遗迹猎人们,语速很快地解释道:
“如果没问出来,就说明我猜错了,那就结合现场痕迹再换一个方向调查。
“旧世界有句话叫: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寻找线索这种事情上,千万不要怕犯错,每犯一个错就证明你排除了一个可能,越来越靠近真相了。
“不过,在战场上就不能这样,如果犯了错,说不定就没有下次了。”
龙悦红用“又学到了”的语气道:
“我明白了。”
他不再逗留,脱离商见曜和蒋白棉,回到了白晨身旁。
蒋白棉随即望向林飞飞进入的那个院子,笑着对商见曜道:
“该你了。”
目标是守着院子入口的看门老头。
他五十来岁,戴着军绿色的棉帽,穿着蓝色上衣、黑色长裤和棕色棉鞋,显得很是臃肿,完全不讲搭配。
“能用能力吗?”商见曜没急着过去。
“可以。”蒋白棉点了下头,“到了这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与林飞飞他们的‘失踪’有关,不能大意。”
商见曜先是吐了口气,看着它飘散成白雾,然后略显兴奋地走向了那个楼宇围出的院子。
很快,他抵达了入口,笑着对坐在岗亭内的看门老头道:
“大爷……”
那老头眼睛一瞪,打断了商见曜的话语:
“想问事情先给钱。
“你们这些遗迹猎人一个比一个精!”
商见曜酝酿了一阵的“推理小丑”说辞顿时被堵了回去。
他也不恼怒,兴致勃勃地问道:
“什么都可以问?”
火熱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愛下-第二十六章 小心求證展示
老头怔了一下,总觉得眼前这家伙有点怪怪的。
他斟酌着回答道:
“得看你能给多少钱了。”
“大爷,你看。”商见曜摆出了一副讲价的姿态,“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你想趁机赚点钱,我也想趁机赚点钱,所以……”
老头迷糊了一下,叹了口气:
“哎,穷人就别为难穷人了。
“说吧,要问什么?”
“你见过这个人吗?”商见曜递出了林飞飞的照片。
“见过啊,她就住院子里。”老头指着靠黄角巷的楼房道,“看到了吗?那栋。”
“几楼,几号?”商见曜进一步问道。
“我听那栋楼老郑提过,她住2楼,最里面的房间,靠大门那侧,具体对不对,我也不知道。”老头回答道。
“谢谢啊。”商见曜拿出一根能量棒,递给了老头。
这样一来,就算老头事后回忆,也不会怀疑自己中了邪,只会认为是被食物收买了。
果然,老头一看到能量棒,立刻喜笑颜开:
“不用,不用。”
他边说不用,边接了过去。
有了这笔交易,老头也就没阻止商见曜和蒋白棉进入院内。
到了相应的楼栋,上至二层,蒋白棉没急着找目标房间,耐心地等待了一阵。
过了一会儿,她的对讲机传来了提示,白晨的声音随即响起:
“已就位。”
蒋白棉不再耽搁,沿过道走向了靠大门那侧。
刚走几步,她皱起了眉头:
“两个房间都没人。”
——最深处共有两个房间,一个靠院子,一个靠黄角巷。
按照蒋白棉的判断,雷云松和林飞飞住的应该是外侧那间,便于转移,白晨和龙悦红正是去了黄角巷,防止有人跳窗。
“没人。”商见曜重复了一遍蒋白棉的话语。
蒋白棉旋即加快脚步,来到目标房间前,取下武装带上悬挂的一个小工具,轻松打开了那把略显古老的锁。
里面的布局和他们租住的地方差不多,也是高低床配桌椅板凳。
房间内收拾得很干净,一眼望去,没任何属于房客的事物遗留。
“放弃这个地方了?”蒋白棉没有懈怠,仔仔细细搜查起来。
商见曜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望向床底。
“有张纸。”他突然说道。
“什么纸?”蒋白棉停下了动作。
商见曜探手将那张纸拿了出来,起身展开。
下一秒,他和蒋白棉同时看到了纸张正面。
那里写着:
“思考是陷井,知识是毒药……
“不要再处碰书籍……
“不能重倒旧世界复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