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綁定天才就變強討論-第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的藝術,殺戮之始【求月票】熱推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静室之内,安静的针落可闻。
但是,方浪的心情却不像是周围环境那般静谧。
众所周知,一位剑修,只能参悟一种剑意,像方浪这种,丹田中开二花,生二意的剑修,非常少见。
方浪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在书院修行过程中,教习们的教导,也不曾提及这些。
因为很少有人丹田之中会藏有两种不同的剑意。
方浪的这种情况,可以说是一种特例!
此时此刻,方浪的灵念沉入丹田气旋之内,不断的捋顺这两股剑意,若是不捋顺这些剑意,最终引爆冲突,方浪可能会丹田爆裂而亡!
而若是换了别人,或许可能真的控制不了两种剑意,但是方浪不一样,方浪毕竟是绑定了五个羁绊状态的存在,习惯了一心多用,在他小心翼翼的安抚之下,万剑剑意之花于丹田气旋内摇曳。
方浪起伏波动的气机才是缓缓的稳定了下来。
方浪灵念内视,可以看到两朵剑意之花安静的悬浮着。
不过,时间剑意的剑意之花显然强大一些,不过万剑剑意亦是不弱。
安静的针落可闻的静室之内。
方浪睁开了眼,霎时,方浪身上的白色衣袍无风自动,左右眼的深处各自有一朵剑意之花的虚影在绽放。
四品剑意境,有惊无险。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终成!
……
……
一日时间,转瞬便过。
而整个临江城的气氛,却是越来越凝重,像是粘稠的沼泽一般,让人一旦踏入其中,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管是城内,城外皆是如此。
临江城内,正对着千翡阁的酒楼,被大道宗的弟子给彻底的包场。
靠窗位置的桌席位置上,安梵以及几位大道宗的四品境天才弟子们正在喝着酒,吃着菜。
他们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紧闭着门户的千翡阁。
“一天时间了,方浪那家伙躲在千翡阁内已经一天了,他不会真的打算一辈子都躲在千翡阁内不出来吧?”
有弟子猛地饮尽杯中酒,神色凝重万分,道。
安梵摇了摇头,亦是摇晃着杯中酒,淡淡道:“千翡阁是以商业起家的宗门,可不是什么救济所,况且,方浪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躲在其中。”
“他还需要前往观佛海和脉宗去拔另外两把剑,所以,他一定会出千翡阁的。”
“不过,我想不到方浪会有什么底牌来打破我们的封锁。”
“在我看来,躲入千翡阁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难道他想要在千翡阁内突破入四品剑意境?先不说,他突破入三品才多久,就算他真的能突破入四品,区区一段剑意境,也不可能撕破我们的封锁。”
安梵的分析并不是没有道理。
面对大道宗下四品弟子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就算是安梵自忱自己来破局,也唯有一个被围殴致死的下场。
方浪躲在千翡阁中一日时间,安梵等大道宗弟子在千翡阁外布下的术阵就越多。
安梵没有再多说什么。
眸光盯着千翡阁的店铺,对于方浪,他不敢有任何的小觑,这个少年郎,自科考开始,展现了太多的奇迹。
在资源战中,安梵更是败给了方浪。
所以,相比于其他人,安梵更懂得方浪的恐怖,所以不会有任何的放松。
在所有人都以为方浪插翅难逃的时候,安梵却觉得,方浪或许会有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办法!
……
……
城外。
气氛更加的剑拔弩张。
临江城守城的主将,将城池封城,一位位士卒伫立在城楼上,面色皆是无比的难看和严峻。
而城外,一股股强横的气息冲霄,似是要激荡冲散云霄之上的云彩。
大道宗的强者纷纷赶赴而至,他们得知方浪被封困在临江城的千翡阁内的时候,自然是赶来,因为他们本就是在追捕方浪,所以占据了有利地形。
大道宗那些高品长老,也得知了剑蜀宗天地玄黄四阁弟子同时出动的消息,到时候,或许会在临江城外碰面,迸发一场大战。
到时候,若是浑水摸鱼,甚至有可能被剑蜀宗的人把方浪给救走。
故而,大道宗的长老们,便直接在临江城外布置了繁琐的封禁术阵,将临江城给彻底的封锁,哪怕剑蜀宗的强者赶赴来,方浪也无法轻易从临江城内走出,被剑蜀宗的强者带走。
城外,剑蜀宗的弟子面色阴沉无比,冷厉的可怕。
温庭亦是来了,他的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细剑之上,看着被封锁的城池,没有半分言语,直接出手,一剑便朝着大道宗的强者砸去。
城外,战斗瞬间爆发,剑蜀宗弟子和大道宗的弟子爆发了摩擦!
距离临江城不远的天穹之上,恐怖的战斗波动还在席卷不断,震荡着云彩,翻云覆雨。
那是朝小剑和赵龙士等人正在激战。
显然,他们也知道了方浪被封困在临江城中的情况,故而将战场朝着临江城方向牵引而来。
優秀言情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的藝術,殺戮之始【求月票】相伴
然而,此时此刻,没有人关注这些顶级强者的大战。
因为朝小剑和赵龙士等人的战斗已经逐渐趋于白热化,谁也奈何不了谁。
大家更好奇的还是被封困在临江城内的方浪该如何破局。
……
……
千翡阁内。
一直静静守候在静室门前的中年管事眼眸忽然微微波动,随后,便看到紧闭了一日的静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换了一席干净白衣的方浪,徐徐从密室内走出。
身上的气息浮沉,有锋锐的剑意自方浪的身上喷涌而出,空气似是都在扭曲,仿佛一轮大日,映照着光辉。
这位中年管事心头大惊,感觉方浪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方公子……您……突破了?”
中年管事深吸一口气,没有想到方浪居然真的在静室之内完成了突破,踏足四品剑意境!
方浪眸光看来,那眼眸深处的两朵剑意之花,让这位修为不过三品境的管事,感觉到莫大的压力和恐惧。
中年管事可是很清楚,方浪一个月前才刚刚参加天下科考,那时候,方浪不过二品境。
而这才过去多久,方浪就踏足四品境!
短短一个月啊!
这就科考状元么?这就是大唐天下顶级的妖孽么?!
方浪微微颔首,笑着问道:“外面的局势如何?”
中年管事恭敬低头,作揖道:“以安梵为首的大道宗下四品弟子,在店铺周围的各个出口都埋下了术阵,公子若是出门,便会遭受术阵围攻。”
“另外,临江城外,公子宗门的强者亦是来援,如今与大道宗的强者交锋,大道宗的强者为了防止公子逃脱,特意在临江城外布置了封禁大阵,所以,剑蜀宗的强者暂时无法打破封锁,入城救公子。”
中年管事的描述,让方浪微微挑眉,这样一来,他不就是插翅难逃了?
不过,剑蜀宗强者们的来援,倒是让方浪心中一暖。
而远处,有脚步声响彻而起,吴阁主听闻方浪出关的消息,赶忙出现。
“方公子,你可终于出关了。”
吴阁主脸上带着几许笑意,道。
她递来一个空间戒指,说道:“公子要的二十柄流火飞剑,尽在其中。”
“不知道公子要这么多流火飞剑……有何打算?”
吴阁主有几分好奇,问道。
方浪接过了戒指,只是脸上带着笑意,并未说出缘由。
不过,方浪取出一柄流火飞剑,当着吴阁主和中年管事的面,灵念喷涌而出,涌入了飞剑的术阵图内,在吴阁主和中年管事逐渐惊诧错愕的目光中,利用涡轮交逆式飞剑增压的术阵反向刻录进入飞剑的术阵图内,将飞剑的术阵图给更改!
吴阁主和中年管事有些看不懂方浪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吴阁主的修为强大,隐约间感受到方浪更改过的飞剑术阵,似乎变得极其不稳定。
“吴阁主,我这儿还有一笔大生意要与你谈谈,不知道吴阁主可否有兴趣?”
方浪一边修改飞剑术阵,一边对吴阁主说道。
吴阁主面色怪异,仿佛猜得到方浪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果不其然,方浪直接甩出了二十万金币,哗啦的金币堆叠一堆,刺眼夺目。
“没有流火飞剑了不要紧,与流火飞剑一样价格的飞剑,再来四十柄。”
方浪道。
吴阁主还好。
中年管事却彻底哑然,这就是财大气粗么?
但是,有生意来,吴阁主岂会不做,二十万金币的大生意啊!
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 李鴻天-第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的藝術,殺戮之始【求月票】讀書
吴阁主直接应了下来,随后转身去了库房,将飞剑储备全部给搬了出来。
“叮!恭喜宿主完成一次与修行有关的消费,获得随机奖励【双倍持久卡】。”
“持久卡,使用后宿主的韧性,耐性,体力,灵念的消耗都将减缓两倍消耗!修行更持久!”
完成交易,系统提示再度弹出。
出了一张颇为古怪的道具卡,方浪倒是没有研究太久,直接收入道具栏。
系统每一级只有一次机会产生与修行有关消费的奖励。
这张道具卡,对于方浪而言,倒是颇为有用。
日照当空。
方浪灵念不断的席卷,花费了半日时间,将吴阁主搬来的飞剑的术阵纷纷篡改。
哪怕是掌握有灵瞳技术的方浪,亦是感觉到一阵灵念的疲惫,额头上泌出汗珠。
吴阁主和中年管事不知道方浪想要做什么,只能默默看着。
做完一切后,方浪将这些飞剑纷纷收入了空间戒指之内。
站起身,背负着剑匣,掸了掸白衣,朝着吴阁主拱手作揖。
“多谢吴阁主这两日的招待,后会有期。”
方浪笑着说道。
吴阁主一愣。
“方公子这是打算离开?”
“如今临江城内,皆是大道宗的弟子……公子这走出去,怕是会很危险。”
方浪取出了一柄流火飞剑,又取出了一颗灵晶,扭头看向了千翡阁的大门,嘴角微微上挑。
“总是要面对的,而且……有些恩怨,也该清算一番了。”
话语落下。
方浪转身便朝着门户走去。
吴阁主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身边的中年管事亦是一脸懵逼,他还以为方浪会一直选择躲着呢,结果……刚突破就打算解决恩怨。
外面可是有近千名大道宗的弟子啊,其中四品境的弟子都有近百位。
其中更是有安梵这样的四品法域境巅峰的天才……
方浪不应该一直躲着,等待剑蜀宗的强者杀入城内么?
吴阁主和中年管事跟在方浪的身后。
却见方浪行至门户之前,闭上了眼,随后,竟真的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千翡阁紧闭了两日的正门门户。
久违的阳光至门户外倾泻而下,将那道白袍身影给照耀的,仿佛散发着金光。
……
……
方浪闭上眼,脑海中浮现过了许多画面。
他会想到了曾经在洛江城中被他所杀的林云,还有在幽州妖阙中被他所杀的林幕遮等等……
他并不是第一次杀人。
但是,他并不恐惧杀人,踏上修行路,总是会身不由己,杀戮,无法避免。
既然如此……
方浪缓缓睁眼,眼眸中情绪逐渐褪去,变得冷漠淡薄。
那便杀。
……
千翡阁正对面的酒楼之上。
在千翡阁紧闭的门户打开的刹那,整栋酒楼瞬间安静了下来。
长街之上,隐匿在街巷间盯着千翡阁的诸多大道宗弟子亦是警惕了起来,眼眸中迸发出了璀璨精芒!
靠窗的位置,安梵心神震动,猛地拍下酒杯,酒水飞溅。
“门……开了!”
一位位四品境的蓝袍弟子,纷纷挤到了窗户前,眼眸之中闪烁熠熠光辉,盯着千翡阁打开的门户,阳光照耀之下,一席白衣的身影自门户内行走而出。
“是方浪!”
“他居然真的敢只身而出?!”
“他怎么敢啊?!被封堵的他,难不成想突围?”
一位位大道宗弟子不禁有些哗然。
安梵盯着白衣胜雪的方浪,感受着方浪身上那与众不同的气机,那隐隐撕裂开气流,交织着一股锋锐的气机!
“他入四品了!他突破四品剑意境了!”
安梵倒吸一口气!
快!
太快了!
这才多久,方浪居然就突破入了四品剑意境!
可怕!
安梵心底不禁涌现出浓浓的忌惮!
阳光下,方浪抬起头,自然也是看到了酒楼窗前的安梵。
方浪脸上流露出标准的和煦微笑。
随后,一步踏出。
“催动术阵!”
酒楼之上,安梵立刻喊道。
一位位大道宗的术修弟子们,纷纷结印,术阵波动剧烈。
方浪一脚踏下,便看到了地面之上,卷动起的各种各样的术阵光辉!
恐怖的波动弥漫在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让人心悸!
方浪笑了起来。
他抓着流火飞剑,将灵晶塞入其中,随后启动,流火飞剑之上术阵光芒炽烈,在方浪的控制下,朝着酒楼飞速窜出!
酒楼中,安梵面色不由一变。
双掌结印,灵气墙于身前浮现,然而,流火飞剑撞击其上,骤然发生了恐怖的爆炸!
轰!!!
交逆式涡轮增压的顺向催动,能增快速度,逆向催动却是引得术阵崩溃,发生爆炸!
炸裂的能量波动席卷,安梵身前的灵气墙直接被撕裂开来。
这……什么啊?!
以飞剑引爆?!
而方浪一步一步从千翡阁中走出,从空间戒指中不断的取出安装好了灵念和更改了术阵图的飞剑,纷纷引动,像是一个个发射的炮弹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去,朝着大道宗的弟子们不断的砸去!
在大道宗弟子尚未将布置好的术阵引动,对方浪发动狂轰乱炸之前,方浪率先开始狂轰乱炸。
而千翡阁内,吴阁主和中年管事看呆了,倒吸冷气。
将飞剑引爆来对付敌人!
这每一秒都是在烧钱啊!
咻咻咻!
二十柄躁动不安的飞剑,纷纷撞击向了酒楼,还有四面八方的大道弟子,不断的爆炸发生!
爆炸所产生的火焰、尘埃、碎屑,冲入云霄。
烟尘滚滚,尘埃漫天!
十万金币,于刹那间燃烧!
爆炸……是艺术!
大道宗的弟子们皆是陷入了一片震骇之中。
而烟尘滚滚间。
一道白衣身影,出现在了酒楼之前。
黑曜剑拔出,负责拦阻在酒楼前的四品法域境的大道宗弟子,眼眸一缩,方浪一剑斩下,斩飞了其头颅。
术修被剑修近身,结果不言而喻。
高高飞起,打了个转的头颅砸落在地,发出闷响。
鲜血喷洒在了酒楼的门上,墙上,似绽放的血腥玫瑰。
方浪斜握着黑曜剑,剑尖滴血,一步一步踏入了酒楼。
PS:两更近万字,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