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龍婿歸來 起點-第七百三十九章:飛刀推薦


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凌羽枫皱着眉头,没想到真的飞刀。
他不知道飞刀会伤到他这么大的程度。
这是杀手之王!
“凌羽枫……你欠我一个感激之情。”
飞刀眼白一转,整个人昏倒了过去。
在东海,在凌羽枫的前面,他知道自己不会死。
“救人。”
站在光头强边上的几个人,立刻向前走,将刀飞走了。
“想像他。”
凌羽枫说:“谁能这样伤害他?”
他是谁?
火熱玄幻小說 龍婿歸來笔趣-第七百三十九章:飛刀展示
古力天蓬不知道飞刀。
“李飞刀!杀手之王!”
凌羽枫皱着眉头,“恐怕有一群杀手,跟着他去了东海……”
杀手组织发生了剧变!
凌羽枫很快就猜到了。
否则,凭借这把剑的地位和力量,他怎么可能以这种方式结束,从遥远的西欧到华夏,再到他自己的这里。
显然,他正在与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打交道!
对他来说太强大了,无法战斗。
听到李飞刀的三个字,古力天蓬还是一脸困惑,但谭星却是瞳孔收缩。
“是吗?挥舞着刀子,有一个继任者吗?”
在河边的事情上,谭星知道更多。
这把飞刀一脉相承,曾经更加辉煌,那是历史上著名的人物,但是那个时代的国王,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传奇故事。
没想到,他有后裔在河的湖边行走啊!
“但是为什么,一个杀手,嗯?”
谭叹了口气,失望了。
“行,先别感叹,一群杀手进入东海,你不开心吗?”
凌羽枫看着两位老人,“书院里有这么多狼,现在有一群绵羊,也应该让他们快乐幸福”。
他的话刚落,老六几人便走了。
谁能在这件事上放慢脚步?
慢下来吃肉?
他们全被那些混蛋抓住了!
东海是凌羽枫的大本营,别说是杀手,即使是中东上空的佣兵,老六他们也不会放过,可以活着出去!
在房间里。
飞刀的伤势已经解决。
如果骨折的骨头没有缝合在一起,就永远不会再缝合在一起。
他微微睁开眼睛,转过头去看,看到凌羽枫坐在旁边,挤出了一个微笑。
“帮忙……你应该还钱吗?”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龍婿歸來討論-第七百三十九章:飛刀相伴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龍婿歸來討論-第七百三十九章:飛刀閲讀
凌羽枫放手,不耐烦地道:“大杀手之王,老诵也人,你要无耻吗?”
当两个人见面时,他们似乎不像朋友,而是收债员和急躁的债权人。
“只是活着。我仍然想问你你欠我多少钱……”
“仍然!”
凌羽枫受不了李飞刀的这种脾气。
我同意与自己决斗时就是这种情况,但最终选择了一个没人在的地方,并使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
我差点杀了他!
而最后一次有人会通过杀手组织自杀,李飞刀取消了那个奖励,居然还羞于说人的感觉?
凌羽枫一脸不高兴,但李飞刀却不管这些。
听到凌羽枫说,他也将情愿,垂吊于心,终于放下心来。
他微微地移了一下身子,放松了一下,屏住了呼吸。
“你…很好。”
利菲刀感慨地说:“就是你的妻子吗?”
“我不敢相信无与伦比的大师级的东方战争之神也将受到他的家人的束缚。我真的……嘿嘿嘿!”
他没有说完话,凌羽枫踢过去,痛苦的李飞刀突然咳嗽,尖叫起来。
“更多的废话,你将在西欧迷路!”
李飞倒急忙挥了挥手,不敢再说。
的确,他的脾气根本没有改变。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一代杀手之王,而不是被杀手追赶,真是讽刺。”
凌羽枫哼着一个,“杀了你,也是你的下属,我采访你,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他很坚强!
李飞刀的表情,立即严重抬头。
之前没有好玩的模样,看着凌羽枫的眼睛,异常凝重!
“恐怕比我好得多,不少于你……”
凌羽枫不说话。
超棒的都市小说 《龍婿歸來》-第七百三十九章:飛刀推薦
“他像你一样战斗,有一阵子我以为你要杀了我。”
李飞刀再次摇了摇头,“但我知道,虽然你很坏,但仇恨很明显,我对你很友善……”
他看到凌羽枫冷眼,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
“正是他与我最信任的下属勾结,故意伤害了我,否则我不会那么尴尬。”
李飞刀擅长暗杀,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几乎被别人暗杀了!
“他试图杀死你。”
凌羽枫路。
“你知道是谁吗?
凌羽枫点点头。
像他的拳头一样,或者类似,那一定是拳头风格,现在除了主上,还有谁呢?
只是凌羽枫没想到,主上会飞刀这个杀手王。
“你的杀手组织是否仍在运营情报网络?”
“那是肯定的。没有足够的信息,杀手级组织怎么能运作?”
李飞刀点了点头,“你是说,他为此被扔了吗?”
“要不然是啥?”
凌羽枫说:“一生,恐怕他没有兴趣,毕竟杀了你,没有困难。”
李飞刀张开嘴,想说他是杀手之王,但想到凌羽枫的实力,想到自己只是被杀,就一路逃到凌羽枫东海。
他无话可说。
但是听到它仍然很痛。
“现在,我只想恢复并找到一种方法来取回我的杀手。”
李飞倒躺下,拉开被子,面对寂寞难受,没有掩饰。
“与此同时,请照顾我。如果你想归还你欠我的青睐,我想再问一次…”
凌羽枫人懒得忽略,不听李飞刀胡说八道。
他立刻站起来,走出了门。“你恢复了,杀手单位,我会得到的!”
凌羽枫想回来,而不是杀手组织。
凌羽枫这个无聊的组织没有兴趣,但是杀手组织在情报网络的控制下,确实是一件好事。
如果主上被拿走,恐怕它将使他在下一页上有所作为。
李飞刀看着凌羽枫的假,嘴巴并没有说完,而是想想,该说些什么,是多余的。
凌羽枫这样的人,在哪里也需要他说什么。
想到这个男人之前有多可怕,李飞刀仍然有恐惧感。
他轻柔地拍打枕头,以至于他不禁环顾四周。
“这是什么牌子?睡得很好。”
菲利刀缓缓合上双眼,整个人放松下来。
这么多年了,除此之外,在凌羽枫的现场,他真的不敢放心睡觉。
即使他是杀手之王!
即使他在西欧,也没人敢惹他!
但是这一次,他差点死在那里,让他更清楚地知道,他选择了这条路,不是一条好路。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