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海陵紅粟-第一百三十二章 時勢造英雄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大臣们下了订单之后,便相继离去,之前吵杂的院子里此时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喝着妙龄少女端上来的解酒汤,楚阳四处打量着。
这是一座极为古朴的书房,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出了简单的几张桌椅外,剩下的便是一排排书架,上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简。
事实上,楚阳在宴会上并没有喝多少酒,之所以留下来,自然是因为别的原因。
醒酒汤味道不错,是用山间的野果熬制而成,楚阳在喝了两大碗后,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他刚放下酒碗,尉缭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这醒酒汤乃是我鬼谷一门的独家配方,师弟要是喜欢,回去自可以多带一些。”
老人家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楚阳跟前,盯着他看了很久,才缓缓道:
“师弟既然自称是出自我鬼谷一脉,不知道是何时下的山啊?”
“这……”
楚阳身体一僵。
还真是想啥来啥啊!
这次过来拜寿,他最担心的当然就是关于自己来历的话题。
他没想到尉缭竟然会问的如此直接。
要是旁人,他自然可以胡诌一通糊弄过去,可对于眼前这位知根知底的老者,这一招自然就没用了。
一时间,楚阳心中不由一紧,冷汗也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就在他以为要露馅的时候,旁边却响起了一声叹息。
“唉……罢了,当年师父留下了几枚信物,吩咐我鬼谷门人务必收好,来日同门相见时,也好有个凭证,这枚令牌,小师弟收下吧……”
楚阳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老人家一脸慈祥地看着自己,手上拿着一枚金色的令牌。
“您这是……”
楚阳一脸茫然,看着尉缭手中的令牌,欲言又止。
“什么都别说了,东西你收好便是了。”
老人家将令牌塞进楚阳手里,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望着眼前的一幕,楚阳深深吸了口气,豁然起身恭敬地行了一礼,正色道:
“多谢师兄今日之恩!师兄放心,不管走到哪里,楚阳都会记得自己是鬼谷传人!”
如果说之前那声师兄是为了掩人耳目的话,那么这一声师兄,楚阳则是发自肺腑地感激老者。
有了这个令牌,他的鬼谷弟子的身份才算是真正坐实。
以后才算在大秦,真正扎下了根。
他不知道老者为什么愿意替自己隐瞒身份,但这份恩情却是不容置疑的。
“自家师兄弟,说什么谢不谢的,往后若是有了空闲,记得来这穷乡僻壤,陪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说话,就算你有心了……”
尉缭抓着楚阳的胳膊,乐呵呵笑了起来。
接下来,老人家与楚阳又闲聊了一会别的,直到用过晚膳之后,尉缭才放楚阳离开。
这边楚阳刚一走,王敖便从屋外走了进来。
这个昔日的间谍头子,此事正端着一盆热水,憨笑地走了进来。
“师父,为何不揭穿此子的身份,还把门中信物给了他?”
王敖蹲在地上,将老者的双脚放了进去,并轻轻地按摩着穴位。
尉缭放下手中的兵书,将鼻子上的老花镜取了下来。
“你对他这些本事怎么看?”
闻言,王敖皱着眉头。
不得不说,今日他确实被楚阳这些层出不穷的手段给惊到了。
不管是那什么蜂窝煤,还是师父手中的老花镜,甚至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陛下与太子送出的贺礼,恐怕与这个叫做楚阳的年轻人也脱不了干系。
一个人,若是只喜欢钻研这些奇技淫巧,也就罢了。
偏偏他在宴会之前说的那几句话,也颇含深意。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压根不敢相信,这竟是出自于一位年轻后辈之口。
有如此透彻的洞察力,又精通机关之术……
王敖眼神猛地一亮,脱口而出道:
“莫非他是墨家子弟?”
“墨家?”
尉缭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从枕边拿出一封密报,丢给了王敖。
“什么!这楚阳居然敢和墨家钜子当众打擂,而且还把对方气得吐血了!我的天,这后生好厉害啊!”
看着密报上的内容,饶是见多识广的王敖,也不由动容。
如果这个年轻人只是仗着势力与财力,打败对方,他或许还不会这么吃惊。
关键是对方用了墨家最擅长的东西,从正面将墨家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就很不简单了!
王敖收起密报,口中喃喃自语:
“如此看来,这人并非墨家传人,即便是墨家内讧,也不可能闹得这个地步,这简直是在挖墨家的根啊!”
“可是,他为何又要谎称自己是鬼谷子门下呢?”
“为何?”
尉缭神情带着一抹落寞。
“那还不是因为我鬼谷门下,技艺繁杂,与他那种种本事最为契合么……”
“所以,师父这是起了爱才之心?”
尉缭笑着摇了摇头。
这老花镜也好,蜂窝煤也罢,固然神奇,但还不足以让他动心。
“世人皆称,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而我鬼谷一脉,太过于侧重实事,战乱时,别人自然会许你重官厚位,可一旦天下太平了,第一个要防备的,便是你鬼谷门人。”
尉缭指了指手边的兵书,苦笑道:
“为此,为师在这兵书之中,也加入务农,治国,赋税之道,只可惜数次上书,都未被陛下采纳。
说到底,陛下这是不想让这些兵书流于民间,引发祸乱啊!
可如此一来,我这鬼谷之学,便后继无人,千百年后,又有谁知我鬼谷之名呢……”
听到这个,王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别的不说,自从陛下一统之后,那些在间谍系统的老兄弟们,一个个都离开了原本的位置。
有的人回家种田,有的人开始做起了小买卖,唯独没有谁出来当大官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拒绝陛下招揽的原因。
狡兔死,走狗烹,这个道理,他还是清楚的。
也正因为如此,为了和军队撇清关系,就连寿宴,他家先生也没有邀请一位军方大佬过来。
王敖看着师父那日渐苍老的身影,暗暗叹了口气。
是啊,鬼谷一门的学问想要像杨朱,墨翟,还有那儒家的孔孟那般流传于世,必须改头换面才行。
既要务实,也要务虚。
既要能带兵打仗,攻无不克。
也要治国安邦,协调阴阳。
想到这里,王敖才恍然大悟道:
“所以师父觉得这楚阳可以振兴我鬼谷一派?”
尉缭点了点头。
他刚才近距离观察过此人的面相,却见天机混沌,无从查起。
他便知道这是一个有大气运的人呢。
“你可知为师在他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
“谁?”王敖抬头道。
尉缭淡淡一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李牧!”
“嘶!”
听到这句话,王敖惊得直接将毛巾掉进了水里。
李牧!
那个无敌的战神!
那个能文能武,让秦国无法正面打败的存在!
要不是他花下重金,使出离间之计,或许战局的走向,还未可知。
他完全没有想到,师父居然对楚阳的评价如此之高!
“你明白了就好,从今往后,楚阳就是老夫的师弟,也是你的师叔,要是有人敢乱嚼舌头,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王敖点了点头。
“此事关乎我鬼谷一门兴衰,弟子自然知道分寸!”
王敖离开后,尉缭一个人走到院子里,看着满天繁星,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都说时势造英雄,时势老夫给你造出来了,接下来,可就看你的了……楚阳……”


精品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死謝罪!鑒賞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熊楠跟在內侍身后,来到了后院。
当看到满朝文武人手一碗吃食,大口朵颐时,不由傻在了那里。
不是说咸阳百姓都逼到皇宫门口了么!
怎么咱们这位陛下居然还有心思在这边和大臣宴饮,这是自暴自弃了?
熊楠偷偷打量打量着周围,很快就在人群中发现了李信的身影。
见李信正端着碗饭发呆,心中惊讶更盛了几分。
李将军这是怎么回事,还不赶紧觐见,在等什么呢!
熊楠正准备提醒,嬴政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楚王孙不好好在家里待着,来这里作甚?”
听到这句话,熊楠眼中闪过一抹阴翳,脸上却是堆满笑容道:
“臣听说咸阳百姓为了粮种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故特意前来,献上粮种十万石,还请陛下笑纳!”
仿佛担心嬴政不肯收下似的,熊楠语气诚恳道:
“臣虽是降臣,但却也知道陛下爱民如此,心系天下,此次十万石粮种臣分文不收,只愿我大秦江山稳固,陛下一统万年!”
熊楠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都差点把自己感动哭了,然而等到说完之后,却发现周围静悄悄的,大臣们都自顾自地吃着碗里的东西,离他最近的一个文吏甚至还打了一个极为响亮的饱嗝。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死謝罪!熱推
望着这一幕,熊楠一脸懵逼。
我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些大臣们都疯了么!
那可是十万石粮种啊!
他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说完了?那便下去领罪吧。”嬴政吃完盘子里最后一块土豆,显得意犹未尽。
他冲着熊楠摆了摆手,仿佛在驱赶苍蝇一般。
“啊?”
熊楠如遭雷击地愣在那里。
领罪?
领什么罪?
他在此等危机时刻,无偿献粮,怎么说也是大功一件啊!
怎么会是领罪!
“陛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微臣……”
熊楠捉急地看向嬴政,惶恐不安道。
就在这时,陆夏远从外面一脸喜色地跑了进来。
看到熊楠,陆夏远微微一愣,旋即便对方丢在一边,直接跑到了嬴政的面前。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土豆已经清点完毕,加上楚大人这边的,总共是一百四十石!”
“我的天!一百四十石!”
大臣们听到这个消息,纷纷看向一旁的楚阳,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这鬼谷传人也太厉害了吧!
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帮朝廷解决这么大的难题,这是要飞黄腾达了啊!
听说人家连二十岁都不到,想到自己这般年纪时的模样,大臣们不由苦笑摇了摇头。
人比人,气死人啊!
两边种土豆的地方加起来不到两亩,也就是说土豆的亩产量真的达到了楚阳所说的八九十亩。
这真是天佑我大秦啊!
嬴政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连看着陆夏远也变得顺眼起来。
“听说你前几日辞去了御史之职,其中可有什么隐情?大可以说出来,寡人为你作主!”
“咕咚!”
听到这话,陆夏远一下子便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
自从祖上倒霉之后,陆夏远便如履薄冰地在朝堂上摸爬滚打,苦熬了十几年下来,从未被谁正眼瞧过。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可以获得陛下当面夸奖。
回忆起以前的种种委屈,陆夏远一下子哭得不成人样了。
“回禀陛下,草民辞去御史之事,并无隐情,只因几年前草民一时疏忽,犯下大错,实乃自取其咎。现如今种植土豆之事,百废待兴,草民只愿做一个农家翁,为陛下种植土豆,造福百姓就心满意足了。”
“嗯?”
嬴政微微皱眉,一旁的李斯便走到他跟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尔后,嬴政点了点头,缓声道:
“功是功,过是过,寡人历来赏罚分明,你之前所犯之罪,由今日之功相抵,既然你说想要去替寡人种植土豆,那明日便去治粟内史那边报道吧!以后就由你担任太仓令。”
嬴政看向陆夏远,温声道:
“真心为朝廷做事的人,寡人自然不会亏待,望你之后,好自为之!”
“谢陛下隆恩!”
陆夏远死死将脑袋磕在地上,等抬头时,已经成了一个泪人。
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一次就要完蛋了。
却没有想到,会绝处逢生!
太仓令啊!
听上去,似乎职位并没有御史厉害,可这手里可是握着实权,根本是明降暗升啊!
陆夏远朝着一旁看去,就看到楚阳对着自己笑着点头,眼睛不由再度一红。
当初要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出现,自己恐怕还是那个自怨自艾,满腹牢骚的可怜虫,哪还有现在的风光。
而且通过种植土豆的事情,他心里获得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踏实。
他这才明白,什么是为官之道,什么是责任担当。
可以说,眼前的年轻人对自己,简直是再造之恩!
朝臣们也是暗暗点头,他们知道自此之后,陆家怕是要东山再起了。
望着眼前的一幕,熊楠瞳孔猛地一缩,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还不清楚,那亩产量惊人的土豆到底是什么东西,却已经知道,自己献粮以求子孙前途的事情怕是要凉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跪了下来,哭喊道: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臣一时鬼迷心窍,才做了此等糊涂之事,还望陛下看在臣也是想帮朝廷解决问题的份上,饶了臣这一次吧!”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连忙求救似的看向一旁的李信。
“李将军,你倒是说句话啊!帮帮我啊!”
嬴政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看向李信。
“李将军,这件事你怎么看?”
之前为了解决燃眉之急,私运粮种的事情朝廷上下自然可以保持默契,可现在情况有了变化,这件事情自然也就失去了其“合法”性。
李信沉默了一会,走出席位,躬身道:
“臣身为西营大将,却未能及时发现粮种私运之事,还请陛下责罚!”
“李将军这话说得可就客气了,这西营之事,还有什么能瞒过您的,一句未能及时发现,可糊弄不过去吧!”
優秀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死謝罪!鑒賞
李斯走出来,一脸揶揄地说道。
李信淡淡瞥了一眼,冷声道:
“丞相若是不信,大可以派人去查,若真是本将干的,愿一死以谢天下!”
“好啊!查就查,谁怕谁!”
李斯撸起袖子,一副决不罢休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盔甲的骑兵从外面跑了进来。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士兵看了眼前面的李信,欲言又止。
“陛下当面,岂容你放肆!有什么话就说!”李信厉声道。
骑兵这才颤颤惊惊地点了点头,跪在地上。
“启禀陛下,西营军司马今日一早,便在营中畏罪自尽了……”
“哗!”
骑兵话音刚落,现场一片喧哗。
李斯满脸错愕,李信默然不语。
嬴政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袖袍中的拳头上已经布满了青筋。


精彩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課!相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数月不见,扶苏的脸上多了些沧桑,身体也比之前看着结实多了。
楚阳知道,这是因为对方在军中待过一阵子,得到了不少历练。
从前,他不知道扶苏的身份,自然可以白衣傲王侯,眼下他既然已经成为了太子冼马,那么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少的。
“臣楚阳,参见殿下!”楚阳拱了拱手道。
“先生不必如此!”
不等楚阳弯腰,扶苏便连忙挡了下来。
他有些激动地看着楚阳,笑道:
“要是没有先生帮忙,此刻孤怕是还在面壁思过呢,说不定,还真就‘自身难保’了呢……”
優秀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課!展示
“陆御史,你说孤说得对吧?”
扶苏意有所指地瞥了陆夏远一眼,后者顿时吓得浑身颤抖,不停地擦着脑门上的虚汗。
“臣……臣万死!”
扶苏看了眼楚阳身后的宅子,神情变得玩味起来。
“孤记得当初你陆家祖上,是支持的成蛟那一支吧,怎么这么久了,还是没点长进!
御史执掌监察官员,以你这眼力,怕是干不好这个差事了,明天自己去找御史中丞主动请辞吧,也算孤给你陆家留点脸面!”
扶苏话音刚落,在场众人脸色都透着一抹古怪。
公子成蛟是庄襄王的小儿子,也是当今陛下的弟弟,为了争夺王位,最后不惜叛秦降赵。
平定叛乱后,跟着他的大部分人都被斩首处死了,这陆夏远的先祖因为和陛下有着几分香火情,侥幸躲过一劫。
没想到陆夏远比他先祖的眼光还差,居然在背后编排当今太子,这不是找抽么!
“咕咚!”
陆夏远一下子跪在地上,一脸绝望地看着扶苏,哭喊道:
“殿下,您不能这样啊,臣……臣真不是故意要……”
“再敢多言,休怪孤翻脸无情!”
扶苏厌恶地瞪了陆夏远一眼,后者立马闭上嘴巴,只剩下身体在那边一抽一抽的。
“先生,今日是您乔迁之喜,莫要为这等人坏了心情才是!咱们进去吧!”
扶苏看向楚阳,笑着说道。
楚阳点了点头,带着吕家姐妹与扶苏一同走进了宅子里。
眼看这边事情已毕,那些看热闹的人也纷纷散去,在这其中,不少家族派出的探子也将太子亲自拜访楚阳的事情报了上去。
一时间,暗流涌动。
看着那已经闭上的大门,听着里面传来的歌舞声与谈笑声,陆夏远气得青筋暴起。
“夫君,这可如何是好,太子他如此无礼,要不然咱们去陛下那边告御状吧!”女人一脸不忿地抱怨着,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觉得脸上一疼。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海陵紅粟-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課!鑒賞
“啪!”
女人吃痛地哀嚎一声,就直接被扇飞了出去。
“要不是你这个败家玩意,老子怎么可能惹得那楚阳!又怎么落得这样的下场!还告御状,你是巴不得我死了才高兴么!”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課!讀書
陆夏远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妻子,没由来的一阵恶心。
自己瞎了眼了,当年怎么会娶了这么个玩意!
他冷哼一声,不管妻子在地上撒泼,只身一人回到了府上,没过多久,就将地契拿了出来。
他找来之前的牙人,将地契交到了对方手里。
“明日你将这地契交到楚府,就说今日之事,是我陆夏远无礼胡闹,向他赔罪了,楚大人不是想重新翻修一下府邸嘛,那就连同这边一起收下,也算我一点心意吧!”
牙人深深看了陆夏远一眼,心里不禁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宅子虽然一分为二,那陆夏远那边的格局可是极为精妙的,价钱并不在楚府之下,现在居然就这么拱手送给了楚阳,就算是拿来道歉,这也太夸张了吧。
陆夏远在一旁苦笑不语。
他心里清楚,别看今日太子只是扒了他的官职,可心里一定还是有怨气的。
想要彻底让太子消气,还得楚阳发话才行。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这位财大气粗的楚大人压根看不上那点东西啊!
……
酒过三巡,楚阳与扶苏来到书房。
吕家姐妹在端来茶水后,便悄悄退下,唯有周勃守在书房门口,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孤原本以为那位樊壮士会和先生一同进京,可没想到几日不见,先生帐下又添了一员猛将,真是令人羡慕啊……”
扶苏亲自给楚阳倒了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楚阳接过,一饮而尽,深深看了扶苏一眼,才说道:
“这便是你不惜得罪西荷,也要破格提拔那几个士兵的原因?”
扶苏脸上一红,笑着挠了挠头。
自从在沛县看到楚阳身边能人辈出之后,他便有了招募自己队伍的想法。
别看太子府属臣一大堆,可里面能堪当大任之人,寥寥无几。
太子府,御林军这一类的地方,大多都是各方权贵的子弟混在一起,为的就是和未来的君王一同成长,将各自的利益继承下去。
这对于一心想要改革的扶苏而言,自然是看不上的。
“这一次,你做的还是太急迫了,眼下军方根基正稳,你想在那里革新选拔制度,无异于火中取粟!”楚阳看着这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忍不住摇了摇头。
“哦?愿闻先生教诲!”
扶苏知道楚阳这是准备教导自己了,不由坐直了身体。
“天下万事,改革最难,纵观古今变法能臣,又有几人有个好下场?这是为什么你想过么?”
扶苏皱着眉头,想了片刻,缓缓道:
“因为触碰了那些人的利益?”
楚阳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就拿你这一次在军中政治贪污弊案来说,从法理上来讲公正无私,光明正大,可为何会生出如此事端,以至于连太子之位都险些不保?”
“这……”扶苏楞在那里。
这也是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的地方。
父皇叫他出去巡视天下, 不就是为了查漏补缺,以正法纪么。
怎么前面处理各郡县那些贪官的时候,父皇还时不时夸奖几句,这次整治军中弊案,却直接惹得龙颜大怒。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楚阳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空空如也的茶杯,扶苏连忙续上。
“这就要从古代如何发动一场战争谈起了。”
在商鞅变法之前,各国君王想要发动一场战争,那么准备粮草的流程必然是:
君王征集粮草,地主从庶民手中剥削一层之后,再上交朝廷,朝廷得到粮食后,又派遣地主押送到前线,地主从中再次剥削一层,最后再交到士兵手里。
“你看整个过程之中,受惠最大的并不是君王,而是地主,所以六国之内,王室凋敝,但那些大臣的后人们到今天都活得很滋润,就是这个道理。”
扶苏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秦灭六国,灭的只是六国王室,对于那些愿意归降的士大夫们待遇还是不错的。
“那六国之中,就没有人看出这个弊端么?”
楚阳赞赏地看了扶苏一眼,笑着说道:
“六国之中当然也有聪明人,韩国的申不害,魏国的李悝,齐国的邹忌都曾尝试过,申不害强调君王这个最大的地主掌握士人地主的命运,李悝不让地主倒卖粮食,邹忌要严格执行权贵官僚的审核标准。
……只不过这几个人的做法都很激进,都是直接向地主的动刀子,砸地主的饭碗,所以弄到一半,就被人家一起搞死了。”
扶苏听后,不由深吸一口凉气。
原本他以为这些变法名家只不过是生不逢时,没有遇到像自己先祖孝公那样的明君罢了。
可现在看来,这些人竟然是被变法的反对力量害死的?
“那难道说商君他也是……”扶苏不禁颤声道。
“不错!”
楚阳点了点头,开口道:
“不过商君与他们又有些不同。”
商鞅的思路很诡异,他先是给庶民画了一个大饼,说你杀敌就可以建功封爵。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課!閲讀
地主阶层,我不动你,但是你儿子想继承得去给君王这个大地主干活。
至于能继承多少,看君王的意思。
这就好比温水煮青蛙,慢慢的架空其余地主。
战争的时候,这个办法当然没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很完美。
然而统一之后,庶民听从号令的“饼”不复存在。
这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一旦失去控制,不能向前的话,那便只能向上索取。·
楚阳深深吸了口气,盯着扶苏,悠悠道:
“如果这个时候,军方又站在后面推波助澜的话,你觉得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这……”
听到楚阳的话,扶苏满脸煞白,只在瞬间冷汗便布满了全身上下。


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八十九章 闖關熱推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车队缓缓向前,经历了最开始的喜悦与兴奋之后,吕家两姐妹渐渐也变得兴趣索然起来。
黄沙,荒山,日复一日的风景,加上难以言喻的舟车劳顿,让这对姐妹花一下子憔悴不少。
西进咸阳的官道就那么几条,武关南北通着晋楚两国,东西又在秦楚的交界处,早在春秋时期就以建置,作为秦国的四处要塞之一,乃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
进入武关,才算是真正踏上了秦国的旧土,风气习俗已经与楚风兴盛的泗水截然不同。
看着巍峨的武关城,楚阳从马上下来,让人取出一些银两准备在城里购置一些东西。
出门在外大半个月,当初带的那些干粮早已消耗殆尽。
趁着车队修整的功夫,吕家姐妹也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就在这时,城门口那边传来了一阵吵杂之声。
“泗水来的?去咸阳做什么呀?”
说话的是一个看门的士卒,言语间痞里痞气的,周围几个人全都是一副讨好的模样,俨然一副队长的架势。
“我家大人乃是受朝廷之命回京述职,这是通行文书!”
楚阳的家丁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骄傲,这一路上,凡是楚阳所到之处,那里的官员无不迎来送往,连带着他们这些家丁也沾光不少。
用曾经见过的一个县令的话说,他们家这位主公可谓是朝廷蹿升势头正猛的新贵,任谁见了都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朝廷之命?呵,这年头回京述职的官员多如牛毛,个个都说受了朝廷之命,背地里还不是跑到咸阳来求官的,老子哪有那个闲工夫分辨真假……”
看门守卒一脸不耐烦地将文书丢了回来,从头到尾,连看都未曾看上一眼。
“去去去,等明年开春再来吧,前面道路已经封了,没有守关大将的命令,谁也别想过去!”
听到这句话,家丁们一下子炸开了锅。
自打出门以来,他们何曾受过这样的刁难,更何况他们都是规规矩矩按照朝廷规章制度办事的,怎么就不能通行了!
这不是欺负人嘛!
正当这个家丁想要上去理论的时候,肩膀上已经多了一只手,他回过头来,发现楚阳已经到了身后。
“家主,他们欺人太甚,我……”
楚阳笑着点了点头。
“我都看到了,交给我吧。”
没等楚阳把话说完,一旁的守门士卒就笑了起来。
“交给你也没用!我家将军说了,除非是陛下亲自发布的手谕,否则就算是丞相皇子也别想过去!”
见楚阳举手投足间都有几分上位者的气息,那个门卫也收起了嬉笑的心思,说道:
“这位大人,小的不管您是什么来头,和朝中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奉劝您一句话,还是赶快离开吧,等过了春,您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小的绝不阻拦!”
楚阳没有搭腔,只是将视线越过这些士卒,直接朝城门里看了过去,发现不少衣衫褴褛的百姓连检查都不用检查,直接被放了进去。‘
反倒是一些穿着打扮非富即贵的行人,却被拦在了城外。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或者是想掩饰什么?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楚阳淡淡道。
“自然是真的……额……您问的哪一句话?”门卫一脸懵逼地挠了挠头。
“那便好。”
楚阳没有答话,径直走向了马匹的方向,一跃而上。
“嘿,这就对了了,大人,您还是早点回去,小的在这里恭送……”
看到楚阳上马,门口的守卒们顿时喜笑颜开,可很快他们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只见楚阳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丢给了一旁的周勃。
下一刻,伴随着一阵怒喝之声,在周勃的带领下,楚府家丁们摆出了冲杀的阵型,朝着武关城门冲了过去。
“奉秦王令,楚府勇士,随我冲刺!”
周勃一马当先,手持墨玉色秦王令牌,驾着骏马直接从守卒头顶越了过去。
在他身后,上百名楚府骑兵将楚阳与家眷们护在中间,宛如黑云压城般朝城门口逼去。
一时间,守城的武关士卒们全都如遭雷击般傻在了那里。
自大秦一统之后,多少年了,他们何曾面对过这样的阵势,全都吓得屁滚尿流地躲在了一边,将道路让了出来。
直等到楚阳车队离开好远,这些人才渐渐回过神来,一个个面面相觑,脸色惨白。
“头……现在咱们怎么办啊,这队人马冲过去,绝对要出事啊!那人手里还拿着秦王令,要真让陛下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主将怪罪下来,还有咱们的活路嘛……”
“滚!要是知道怎么办,老子还用问你!你们刚才可看清楚了,那人手里果真拿的是秦王令?”
其他士卒们纷纷点头。
“我听他家下人说过,他们大人来自泗水郡,前不久泗水郡郡守白元畏罪自尽,那个年轻人该不会就是下一任的郡守吧?”
小队长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那人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这个年纪就想出任一郡之守,简直闻所未闻。
他倒是听自家大人提起过,说是泗水那边出了一个能言会道,博学渊识的年轻人,被丞相李斯极为看重。
如果真的是那位,那么事情可就麻烦了啊!
“咱们现在要不追上去拦一拦?真让他们惹出事来,将军那边……”
士卒们大眼瞪着小眼,想到那位将军的脾气,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
“你们没看他手里拿着秦王令吗?违抗王命,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就算是将军也没话说的。”
小队长怨毒地看着远去的那队人们,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更何况,他们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还两说呢……”
听到小队长的话,周围士卒们纷纷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逐渐喜笑颜开起来。
在武关城里购置了一些东西,楚阳没有多做停留,便带着车队朝咸阳方向行进。
看着周围那些荒废的村落,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从治理泗水郡的经验来看,这些村落应该住满了人才是,否则根本难以供给武关军民的生活所需。
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一连走出几十里地,除了偶尔见到一两个从武关方向出来的百姓之外,所到之处,再没见到一个活人。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如此荒凉?
周勃面色凝重地护在了楚阳身边,警惕着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主公,有些不对劲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