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糖醋於


人氣小說 蘭若仙緣 愛下-第五三七章 斬還是放閲讀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你是何人?”青宏望着持剑而立的无生,没有继续冲动上前,手掌上的刺痛让他一下子清醒了很多。
一剑就斩断了两根龙爪,眼前的这个人很强,虽然他已经不是曾经的巅峰,但是终究还是蛟龙,身体极其坚硬,堪比青金,却是被一下子斩断,可见这一剑的威力。
“玉霄,王生。”无生想了想突然说出了这几个字。
那两位听后对视了一眼,显然是都未听说过。
另一边的曲东来趁机迅速的将视线之内的宝物收入自己的“如意袋”中。
“你为何伤我兄弟?”
好看的都市言情 蘭若仙緣 愛下-第五三七章 斬還是放相伴
嗯,无生听后都蒙了,这是因为被封印的时间太长,导致头脑出现问题了吗?刚才是谁喊着要吃人来着?
“大哥,别跟他废话,我们一起上!”
轰隆一声,随即一道流光闪耀,一人来到大殿之中,定眼一看,却是华源。
“怎么才来?”无生见状问道。
“外面出了点问题。”
“没事吧?”
“已经解决了。”华源笑了笑。“东西找到了?”
“找到了。”无生点点头。
“这两位是?”一进来他就察觉到了这两个人和无生剑拔弩张的态势。
“两个刚刚挣脱了封印的家伙,头脑不太正常!”
华源听后应了一声,然后又望了望那两个家伙。
“琼楼呢?”曲东来问了一句。
“还在外面,他担心外面再出意外,就守在外面,我进来看看。”华源道,他说着话抬头看了一眼那栩栩如生的人仙。
“那位就是你们说的人仙吗?”
“就是他了。”曲东来点点头。
“青衣华源?!”钟清池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先前进来的那两个家伙已经足够难对付了,现在又进来一个棘手的,他瞥了瞥四周,身形一闪,瞬间掠向一件宝物。
都这个时候,发怒是不管用的,还不如趁着机会多取两件宝物,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看样子那位将军是想开了!”曲东来加入了抢宝的行列。
“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东来说是为你们选了几件。”无生笑着一只四周。
“好。”华源倒是不客气,直接取了两瓶丹药,至于那两条蛟龙,居然十分罕见的没有发怒,没有攻击无生,而是站在那里,或许是他们被封印的太久了,到现在为止思维还没有恢复正常。
“这大殿之中的宝物我们都不要,我们要那肉身。”青玉指着那人仙的肉身道。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蘭若仙緣 txt-第五三七章 斬還是放讀書
“不行。”无生摇了摇头。
他们现在的这种行动本身就是“盗墓”,抢了宝物,再毁掉人家的尸身,这可不行。
“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是死者已逝。”无生道,他听空虚和尚提到过这位人仙,不是为非作歹的恶人。
那青玉眉头微微一皱,环视了大殿之中的几个人,目光落在了钟清池的身上。
“那位持斧的将军,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吧?”
“当然不是。”钟清池微微一愣知乎道。
“我们合作如何,赶走他们,我只要他的肉身,整座大殿之中的宝物尽数归你,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个大秘密。”那青玉道。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蘭若仙緣 起點-第五三七章 斬還是放展示
“哟,怎么一下子变聪明了,还知道搞联合了。”
“不。”钟清池略微思考片刻果断的摇了摇头。
“嗯,为什么?”那两蛟龙听后一愣。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会背信弃义,比起你们两个,我倒是更愿意相信他们。”那钟清池如此回应。
曲东来听后不禁高看了这位八方神将一眼,比他想象的要识时务,知轻重。
“你!”那蛟龙听后可是被气的不轻。“咱们走。”
两条蛟龙愤恨离开。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曲东来在一旁轻声道。
“那怎么办,在这里和他们斗,搞不好整座山都会塌掉。”无生道。
那两条蛟龙身上有很重的煞气和血焰,显然是在被封印之前没少造杀孽。如果可以,无生不介意超度他们,但是蛟龙终究是蛟龙,不是两条泥鳅,就算是他们三人再加上外面的叶琼楼要斩杀这两条蛟龙也是要费一番周折,而且十有八九是要受伤的。
那两条蛟龙化为两道青光朝着外面飞去,片刻功夫之后却听到了轰隆一声,就好似滚滚雷鸣,然后就听到了两声惨叫。
“什么声音?”
不一会,两道冒着黑烟的男子进了大殿,正是刚刚离开的那两位。
“咦,这是怎么回事,被雷劈了吗?”曲东来见状笑道。
那两位也不说话,冷冷的看着那人仙的尸身,刚刚就在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遭受了强大的雷法阻拦,那种法术他们自然是再熟悉不过。是那将他门困锁在这里所用的术法。他死了还是布置了术法将他们困在这里。
“古剑城,你死了还不放过我们!”青玉大吼一声,气浪翻滚。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五三七章 斬還是放分享
“大哥,要出去的方法肯定就在他身上!”青宏说完就要上前却被旁边的青玉拦住。
青玉望着无生,目光有些变了,冰冷了许多。
“阁下是非要拦我们了?”
“只要你不毁掉这位人仙的肉身,我便不拦。”
“我们只是想要出去,他虽然死了但是还留了将我们困在这里的法术,我们若是出不去便要毁掉这里,撒底的毁掉。”这次他们没的选。
无生望着眼前两条蛟龙,这一次他们若不来,这两条蛟龙也不回破开封印,无生他们不可能长久待在这里,若是他们走了,这两条蛟龙留在这里,自然还会破坏这里。此中自有因果。
要么斩了他们,要么放他们离开。
是斩?是放?
曲东来和华源来到无生身旁,他们已经感觉到气氛的变化。
“怎么回事?”
“这两位想把这里毁掉,我觉得毁了太可惜了。”
曲东来眼睛微微一眯。
“蛟龙啊,还没杀过呢!”
这一刹那,大殿之中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那两条蛟龙的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杀气,有如实质,朝着无生他们压来,他们三个人站在那里浑然不惧。
“钟将军?”无生转头望了一眼钟清池。
钟清池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不关我的事。另一边的守渊也是同样的意思。
“如何?”
“你们帮我掠阵,我来。”无生对一旁的曲东来和华源道。
“啊?”曲东来听后一愣,“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交给我了。”无生一笑,然后持剑而上。
他已经决定了,就在这里会会这两条蛟龙,他一个人,一把剑,以一敌二。
一旁的钟清池和守渊见状都愣了,这也太张狂了吧,知道你剑道高深,可是那可是两条蛟龙,以一敌二,说起来轻松,可是真要是做起来那可就是极其的危险和困难。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蘭若仙緣-第五二九章 天罡再現讀書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久闻道友大名,今日有幸得见,实在是一件幸事。”那志安道士说着客套话,时不时的咳嗽两声,似乎是染了风寒,身体不适。
“道长过奖了。”无生微微一笑。
“不知道友是路过此地呢,还是专程而来?”
“路过。”
与这志安道士说了两句话无生就打算离开,刚走了没几步那位老人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先生,请等一等。”没想到那位刘老先生又追了出来。
“老人家还有事?”无生停住脚步转头望着那位老人。
“我想请这位先生看看那幅松鹤延年图。”
“什么?”无生听后很是吃惊。“老人家,那副画可能是一件宝物啊,你就不怕我看到之后起歹念,将那副画据为己有?”
“哎,先生请。”那老人摇了摇头,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说实话老先生,我还真想看看那副画。”无生也不矫情,跟着那老人去了他的书房之中,让无生有些吃惊的是,那位长生观的志安道士却没有跟过来。
魔兽世界之死灵法师
“这就是那副松鹤延年图了。”进了书房之后,那老人指着一幅挂在墙壁上的图画道。
魔幻版主神成长日志
无生抬眼望去,乃是一幅水墨画,入眼一株老松,枝干如虬龙,郁郁葱葱。几只仙鹤,或立于山石之上,或飞翔于白云之间,近处有溪流,远处有群山,在上方还有一轮红日。
虽然不懂画,但是无生还是能够感觉的到这幅画是很有意境的。不过就算是再有意境,也不至于引来那么一位修士,险些都让这刘府有灭顶之灾。
“这幅画是从祖上传下来的,至少有两百多年了,据说乃是祖上无意之间得到的,有松鹤延年长寿之意,寓意美好就这么传了下来。”刘老先生说起这幅画的历史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幅画或许还有其它的奥秘,无生催动法力,双眼之中似有两团火在燃烧。
此时,他眼中的这幅画开始慢慢的发生变化。那株老松的枝叶摇动来了起来,好似有风吹过,站在山石上的仙鹤在梳理自己的羽毛,山涧溪水在流淌,发出欢快的响声,云中的仙鹤在煽动翅膀飞向,发出鸣叫之声,鹤啸九天。群山苍翠,红日温暖,一派祥和。
这幅画,仿佛是活的一般。
“有点意思。”
无生走到跟前,运法抬手朝着那副画摸去,他的手居然一下子没入了画中。他见状立即意识到这幅画中另有天地!
这就好似传说之中的画壁一般。
一旁的老人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很是吃惊。
“老人家,这画中另有天地,随我进去一看如何啊?”无生转头问一旁的老人。
“这?”这位刘府的老人闻言则是有些犹豫了。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是一个已经风烛残年,家中刚刚横生变故的老人,他现在实在是经不起更多的刺激和惊吓了,只想安顿好了家中那些去世的家人后,安度晚年。
“算了,我不去了。”老人摇了摇头。
“或许里面会有机缘,这幅画是你家先祖得到的,理该和你们刘府有缘,错过这个机会那可就太可惜了。”
老人听后叹了口气,还是不想去。
“那老人家请在此稍待片刻,我进去看看。”说完话,无生一步就进入了那画中。
那老人就站在外面,看着原本的松鹤延年画中又凭空多了一个人,正是刚刚还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修士。
“妙啊,实在是奇妙!”进入这画卷之中,无生看着眼前的群山,还有远处立在半山腰处的一株老松不由的感慨道。
回头一看,身后一道光幕,犹如水面,大小正好如墙壁上挂着的那副画卷。
他一步来到了那株老松下面,原本站在松树下的仙鹤受到了惊吓,扇动着翅膀飞走了。
难不成这仙鹤本身就是活物,被当初那画这幅画的人以神通妙法抓进来的不成?
站在外面的老人看到那原本站在松树下的仙鹤飞到了空中,而此时树下却站了一个人,昏花的老眼瞪得老大。
无生站在松树下面,发现这株老松的后面居然还有一张石桌,上面有一个棋盘,还摆着棋子,只是此时已经空荡无人,当年或许曾经有人在这里对弈过,只是此时已经不知去向。因为是在老松后面,又有山石遮挡,在正面也就是画的方向是看不到这棋盘的。
除此之外,那棋盘之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葫芦。无生拿起来打开,顿时一阵奇特的丹香从那葫芦之中冲了出来。
“这里面乃是灵丹妙药,应该是留给刘家后人的,带出去给那老人吧!”
看了看棋盘,无生一步走向更远处的山中,走近之后却发现这山给人一种缥缈虚幻之感,并不真实。与那仙鹤、老松不同。
这群山应该是“假的”了。
见不能再继续前行,无生便复又去了那老松之下,看着那棋盘,其上还有残缺的棋局,他对下棋这种伤脑子的事情是想来不感兴趣的。
嘎嘎,头顶上有仙鹤在盘旋鸣叫,松风阵阵,松叶沙沙作响。
无生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仙鹤,低头看了看棋盘,想了想,就在石凳上坐下看着眼前的棋盘。
黑子白子星罗棋布,好似对阵的兵士。
无生王者棋盘,渐渐地棋盘发生了变化,黑子、白子在不停的移动,幻化成各种形状,好似一个个的字符,他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棋子。
这幅画的外面,老人站在那里有些焦急,因为他已经看不到进入画中的无生了。
“人去了哪里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啊?”他在考虑着是不是出去叫长生观的那位道长过来看看。
棋盘旁边,无生双眼紧紧地盯着那棋盘,好似痴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一个激灵、身体一颤,眨了眨眼睛。
哈哈,他笑了,开心的笑了。
不灭的村庄
“想不到,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得到这样的机缘!”
这棋盘之中果然还有奥秘,藏着一门神通的修行之法。这神通乃是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中的回风返火。
画卷外面,就在那老人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看到那株老松后面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刚刚进去的那位修士,顿时他松了一口气。
无生一步便来到了入口的地方,回头望着身后。然后走出了画卷。
“你可算是出来了,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要去找那位长生观的真人了!”见无生出来之后,这位老人方才松了口气。
“老人家,这是我从画中得到的东西,交还给你。”无生将那葫芦递到了老人身前。
“这是什么?”


人氣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二七章 松鶴延年 挫骨揚灰閲讀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那道白光起初不过一道,瞬间扩散开来,接着半空之中飘起了雪花,结成了冰晶,寒气逼人,那些火鸦撞在寒气之上,立时水汽蒸腾。
“北海寒玉!”背着大葫芦的男眼睛微微一眯。
“知道你那背后的葫芦之中有五百火鸦,想要对付你岂能你不做准备。”
“区区一点寒玉岂挡得住我的火鸦!”
火鸦在半空之中盘旋,寒玉释放出来大量的寒气,有火焰、冰块、水滴不断的从半空之中掉落,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醒了柯城之中的人,他们来到屋子的外面,看到了半空之中那冰火相交的奇特景象。十分的震惊。
长生观中,两个道士站在院子之中。
“师兄,我们要去阻止他们吗?”稍年轻的道士问道。
“等等看。”另外一个道士咳嗽了两声,他的脸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要打的话,也应该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行啊!”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同时在争斗的三个人耳边响起。
“什么人!”
似有一点火光闪亮,那个背着大葫芦的人突然一下子倒飞了出去,直接从柯城飞出了城外,血洒半空,另外那个身穿黑甲的男子和背着铁箱子的男子也是如此,朝着相反的方向倒飞出去。
半空之中的火焰和寒冰被一下子托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城外,落在了地上。
柯城之外,一人摔在地上,血染长衫。
“你什么什么人?”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子。
刚才他还在柯城之中,突然被一道强大的法力打飞了出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飞了数里方才摔落在地上,接着眼前这个人就出现,自己苦苦修炼的火鸦在这个人的面前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被他一剑斩开。
大修士,参天境的大修士!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物。
“为何杀那一户人家?”无生冷冷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子,他去的晚了一步,亲眼看到了那死者的惨状,浑身血肉全无,只剩下一副骨架,这是比凌迟更加痛苦的死亡方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听后一愣,然后沉默了。
“不说。”
无生伸手一张,然后一握。
嘎吱,那个男子立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收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挤压,这股力量十分的强大,强大到他没法抵抗,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只要再稍稍加一点力气你的骨头就要碎掉了,它们会刺破你的筋肉、脏腑,从你的身体之中钻出来……”
“我是受了别人的嘱托。”那修士思索一番之后开了口。
“什么人,说的详细一点。”
“我,我也不知道什么人,但是他答应我事成之后就会给我十粒火灵丹。”
“火灵丹?为什么要杀这户人家?”
“嗯,他们家中有一件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啊?”
“一幅画,一副价值连城的古画。”
“既然只是为了那副画而来,你为何杀人啊?”
这个背着葫芦的修士一听就知道自己今天可能遇到了“爱管闲事”的“正义之士”了。
他平生最烦的就是这这类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明明是和他们毫不相干的事情,这种人也会管一管,因此他碰到这种人的时候能杀是一定要杀的,而且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就是召唤血鸦,让它们啄食这种人的血肉,被血鸦啄食之人会在剧烈的痛苦之中死去。
当然,他也会“审时度势”,对于那些修为远高于他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招惹的,欺软怕硬,欺善怕恶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我错了,我错了,请您饶命!”见识不好他急忙磕头饶命。
“刚才看你挺横的啊?”
“做做样子了!”
“饶你也可以,去让那些刚才被你杀死的人都活过来,完好如初,我就放了你。”无生冷冷道。
“很公平,对吧?”
那个人听后脸色大变,眼神瞬间便了几变。
“再问你一个问题,在哪里碰到的那个人?”
“江宁。”
“江宁,鬼市?”无生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对,你怎么知道?”
“他主动找的你?”
“是。”
“见面的地方是临河的一家特殊的酒家?”
“是!”这个男子听后是越发的惊讶了,眼前这个大修士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难不成他还会读心术不成?
又是江宁的鬼市,上一次李正去兰若寺在山下的宁家村用蛊一事虽然幕后的主使乃是慧悟和尚,但是也的确是东海王有关,那丁府的少爷也是通过江宁的鬼市约见的李正,而且那李正也是毫不知情,这一次的事情该不会也是和“东海王”有关联吧?
“那副古画叫什么名字?”
“松鹤延年图。”
嗯,这画的名字听着倒是十分的吉利,但是为了一幅图费这么大的劲值得吗?
那修士小心翼翼的望着无生,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什么想法。
“赌一赌,搏一搏!”片刻间的功夫他心中便有了决断,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或许能够搏得个一线生机。
他背后的那个大葫芦突然泛起红光,接着便有猛烈的火焰从那大葫芦之中喷油而出,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火焰喷出之后立时化为一只只的火鸦,扑扇着翅膀冲向无生,飞出去不过几尺的距离便再也无法飞动,被定在半空之中。
这?!
那修士见状一下子愣住了。
“是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呢?”无生以戏谑的眼神望着他。
“看你这一身的血焰和戾气,杀了不少人吧?”
那修士听着这话心想要遭,拼命的催动法力,却是无法挣脱无生这一招佛掌。
“走吧。”
嗯,那人一愣,然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是每一块骨头。
茅山鬼道 庞家康少
啊,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浑身不断地有鲜血渗出来,作为一个修士他有着远超常人的生命力,因此即使是浑身的骨头碎掉了他还是没有立即死去,但是这种无法描述的剧烈痛苦却是让他生不如死。他宁愿自己立即死掉。
“痛苦吗,后悔吗?”无生站在一旁轻声道,张开的手掌慢慢的握紧。
对于这种人,内心怜悯之情是不存在的,一点都没有。
什么来世再做个好人啊之类的还是算了,这样的人,杀了他之后魂魄一块给灭了。
不说挫粗骨扬灰,也得给他个魂飞魄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