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飛越泡沫時代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愛下-762. 不夠得體讀書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东京场前一天晚上,岩桥慎一跟姐姐姐夫,还有从静冈老家上京的父母,一起吃顿饭。
岩桥将明正是在职场大有作为的年纪,为了来东京,还特意跟公司请了假。从这点来说,到底给了他这个扮长颈鹿男的儿子一点面子。
虽然吃晚饭的时候,还是发挥他一本正经噎死人的技能,说什么,“藏在头套下面的脸,想象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吧。”
都已经来捧场了,嘴巴还是不饶人。这就是岩桥将明。
岩桥千代答应要来东京看演唱会以后,岩桥慎一负责给父母订酒店,安排在东京这几天的食衣住行,游刃有余得很。
上京时,是个高中毕业、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少年。过后,突然间跑去当经纪人,又辞职去开制作公司当了制作人,短短几年,成了有名气的制作人、唱片公司的负责人。
仿佛孩子一旦离开父母身边、有了自己的人生,从此就大变模样,成了另一个人。
岩桥慎一对便宜老爹的这个说话方式无所谓,听一听不放在心上。倒是母亲岩桥千代,用平平淡淡的语气,把话接过来:“但知道头套下面是谁,那就不一样了。”
她说完,微笑着加了一句:“对吧?”
这悠然自得、不紧不慢就把岩桥将明给顶一下的语气,岩桥慎一听着,有点想笑。心里想着,不愧是老夫老妻。抬起眼皮,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姐姐朝子。
姐弟两个交换了一下目光,朝子若无其事,端起水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倒是姐夫成田宽之,笑着附和,“确实。不说的话,谁能想到头套底下的人是他?”
岩桥将明深以为然,“之前还在给森进一桑订盒饭呢,突然又成了乐队的吉祥物,怎么也想不到一块儿。”
岳父和女婿聊得投机,成田宽之随口开着小舅子的玩笑,“所以才要说,慎一瞒天过海的本领强着呢。”
成田宽之这话说出口,朝子看了看岩桥慎一。
这次,又换她看到一张若无其事的脸——岩桥慎一事不关己,跟姐姐交换了一下视线,高高兴兴,把炸牡蛎送进嘴里。
这神情,无辜到像个在家庭聚会上被亲人用无关紧要的小事打趣的学生。
成田宽之的话,明面是打趣,暗戳戳的挖苦多少也有一点儿。不过,说是心怀恶意、那倒也不是那么回事。
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不知道自家儿子暗地里瞒着所有人跟一个桃浦斯达在交往。
看样子,岩桥慎一只对他说了实话。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他自己也知道那一步对事业有影响,因而,故意跟正和他关系融洽合作的成田宽之透露,由成田宽之自己做选择。
过后回味到小舅子的想法,成田宽之实在不知道要说他是光明磊落、还是不计后果。
“成田姐夫。”
岩桥慎一跟成田宽之搭话,“十月,电视台的节目和广告都要更新,我正想着,再跟富士胶卷那边搭线。”
他若无其事,跟成田宽之说起公事。姐夫要试探他,岩桥慎一也不介意趁机反试探一下,看看这个姐夫对跟自己继续保持合作联络的态度。
“你又有什么主意了?”成田宽之不是不感兴趣。
这个白手起家的小舅子,才能毋庸置疑。正因如此,成田宽之才为他一时头脑发昏走的那一步觉得可惜又可气。
但是,走了一步昏棋,不代表就完全失去了价值。
正相反,当成田宽之看到由岩桥慎一牵头的那张企划专辑的广告时,对他又一次刮目相看。
能整合半个唱片业界来配合他已经够强悍,甚至还大胆到跟中森明菜合作不避嫌。
这样的岩桥慎一,叫人猜不着他还有多大的本领,也猜不着他下一步又要怎么走,更猜不着如果有朝一日,他没有跟中森明菜分手,反而被发现,会有怎样的应对方式。
不知道他是一谈恋爱就昏了头,还是留了后招。
猜不着的时候,才更不能轻举妄动。
姐夫和小舅子,两个人不动声色,在家庭聚会上,相互试探着各自的态度。
岩桥慎一告诉成田宽之,“想把我们公司的乐队ZARD推荐给富士胶卷,一起合作。”
成田宽之问,“要搭配广告主题曲吗?”
岩桥慎一摇头,“想拿下一支广告主题曲,这个自然。不过,还有别的也……”
看来是野心勃勃。
成田宽之又叫这个小舅子给吊起了胃口。
不过,姐夫小舅子还没把话题深入下去,就被姐姐朝子给打断,“你们两位现在就要开始谈公事了吗?”
岩桥慎一一笑,顺着台阶就下来,“也是。”现在谈不合适。
成田宽之也笑,“我太急躁了。”话头一转,称赞小舅子,“不过,慎一的点子,值得这么急躁。”
既夸了岩桥慎一,又给自己解了围。
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谁也没往深处去想这番对话,只有朝子,看看又跟父亲谈笑风生的丈夫、再看看胃口好心情好吃得开心的弟弟,而后不动声色,把目光收回来。
接下来,一顿家庭聚餐吃得开开心心。饭后,有感情的司机先送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回酒店,成田宽之和朝子夫妇也坐进出租车里。
回去的路上,成田宽之对着朝子称赞岩桥慎一。
朝子听着,明知故问,“所以,你正好奇慎一打算和你说什么?”
“好奇得很。”
成田宽之笑了笑,一语双关。
……
隔天是个大晴天。
上午,岩桥慎一该干什么干什么,在东京开演唱会就是这么个好处,不是出差,只是一天行程中的一条。
东京场的演唱会一开两天,安排了现场录影的是第二天、也就是这次巡演的最后一场。岩桥慎一送给父母、还有中森明菜的,都是第一天的门票。当然,不是挨着的,谁也不知道谁到场。超大型的演唱会就是这样。
早上出门之前,他找出中森明菜送给他的那两条花哨到系不出去的领带,拿了其中一条。
精心挑选的领带,竟然跟美和酱奇葩审美的舞台服装微妙地能搭配一下,说不定还能碰撞出一点火花。不知道那个时尚女王女朋友,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同时消受时尚过头的领带和奇葩审美的衣服,岩桥慎一也够有福气的。他倒不觉得这福气沉甸甸拿不起来,高高兴兴,把领带折好,带在身上。
反正头套一戴,谁也不爱。
只要不被人知道头套下面是谁,穿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
一进九月,白昼稍短。
演唱会五点开演,三点半开场。但贩售周边的摊位一早就开张,排队买东西的人排出一条长龙。来看演出的观众,把买到的周边穿戴到身上,三五成群聊着天。
DREAMS COEM TRUE这次的户外巡演,周边多到叫人能挑花眼。但设计的够漂亮,做工也颇为良心,因此,从巡演开始起就备受欢迎。演唱会门票售罄,保证巡演不赔本。周边大受欢迎、又带动了唱片销量,这些才是赚钱的大头。
……
下午,中森明菜从录音室离开,准备去看演唱会。
湾岸广场一带人潮汹涌,提醒演出即将开始、入场注意事项的广播不间断播放。这么热闹的场面,中森明菜一个人过来,心里就有点寂寞。
越是热闹,就越是不想一个人。
但是,这种时候最想要在一起的人,偏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她身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62. 不夠得體閲讀
不过,这个时间的话,岩桥慎一肯定已经在舞台下面的休息室里等着开场了。肯定还没有换演出的服装,说不定正跟吉田桑两个人打打闹闹。
有吉田桑在的地方,气氛一定很好。
置身在人潮汹涌的地方,中森明菜仿佛随波逐流一般的,被声浪推着往前走。她左右看看,看到把长颈鹿角周边戴在头上的情侣,还有腰间挂着狐狸尾巴钥匙链的女孩子。
当然,还有像她一样,普普通通的观众。
来看户外演唱会,中森明菜穿戴的像是前来郊游,在一心为了DREAMS COME TRUE往前走的会场里,没有人在意这个平平无奇的身影。
而当把圆形的舞台看在眼里的时候,她不禁露出笑容。想起自己夜里跑去岩桥慎一的办公室,陪着他出谋划策、设计舞台的事。
像是亲眼看到了想象中的东西成了现实。有一瞬间,中森明菜想到,自己并不只是演唱会的观众,也是演唱会的参与者。
舞台也好,观众们穿戴的周边也好,乃至于过后可能看到的演出环节……
还有岩桥慎一说过的要系着登台的、她送的领带,不知道他打算怎么系。慎一说舞台服装是吉田桑设计的,也不知道合不合适,会不会让他为难。
演出开始之前,中森明菜想东想西,等着开场。
夕阳西下,当不断在场内播放的演出提示广播停下来,观众之中,发出一阵轻微的骚动。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先是支援乐手们出场,从那座圆形舞台的中心走上来,向着观众席欠身致意,各就各位。乐器各得其主,那台唯一的、还没有主人的键盘就格外显眼。
是岩桥慎一、不,是乐队长颈鹿男的。
中森明菜心里好奇,不知道长颈鹿男过后会从什么地方出场。她自己没有开这种超大型演唱会的经验,真的站在台下,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喜欢。
超大型演唱会,比起演出体验,更注重的其实是气氛。她能够理解,也能够融入其中,跟着享受这份热烈的气氛。可要说喜欢,心里并不喜欢。尤其还是一个人站在下面。
谁也不知道她是为了岩桥慎一而来,也只有岩桥慎一自己,知道她是为了他而来。
这么想,就觉得不能相认的两个人,拥有着共同的秘密,为着同一件事。要是这么想,中森明菜的心情也就跟着变化,不是那么的寂寞,反倒开始期待起了开演。
台上的乐手们,开始演奏起《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前奏,熟练地用这支乐队的成名曲,先调动起观众们的情绪。
中森明菜置身躁动的观众席里,情绪不由自主,受到感染,也跟着高高兴兴拍起手来。
一边拍手,一边注视着舞台。
她看着站在圆形舞台里面的支援乐手们,后知后觉,想到一件事。
为了舞台的整体感,支援乐手们穿的也是吉田美和设计的演出服装,而不是工作人员们的普通周边T恤。
花里胡哨、让人联想到马戏团、杂技团之类的……如此的服装。
但是,因为置身如此热闹、华丽的舞台,台下又是一片热烈,以至于乐手们刚站上舞台的时候,中森明菜还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回过神来,她忽然想到,慎一和她说,整场演出的演出服装,都是吉田桑设计的。那么,这些支援乐手们穿的,也是吉田桑设计的衣服就是了?
慎一还说过,他穿的也是吉田桑设计的演出服装。
也就是说,等一下,他也会穿着类似风格的服装,出现在舞台上……
中森明菜看着支援乐手们审美炸裂的演出服装,脑中闪过岩桥慎一和她说,打算系她送的领带到舞台上。
原来,她送给慎一的领带当中,有两条不得体到了这种程度吗?
中森明菜在观众席的掌声当中,无限纠结。
正走着神,忽然,长长的、仿佛贯通整个湾岸广场的花道尽头处,响起热烈的欢呼声,将她从放空当中惊醒,跟着四下张望。
中森明菜在的,是能清楚观赏主舞台的最佳位置,但要看花道尽头,就显得视线不佳。好奇心升起没多久,花道的另一端,又是一阵热烈的欢呼。
两边的欢呼声,从花道的尽头,一点点往中心推进,如浪一般卷过来。
一边是中村正人,那另一边……
长颈鹿男背着肩背式的键盘合成器,轻轻巧巧的加入伴奏乐队的演奏,头左摇右摆,扫视观众席。
果然,他也穿着花哨的、宛如马戏团演出人员的舞台服装。
长颈鹿男离中心舞台越来越近,中森明菜看得也越来越清楚。
他系着的那条领带,确实是她送的无疑。


熱門玄幻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751. 年上姐姐閲讀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不提这事正好。一提,岩桥慎一自己也满肚子槽想吐。中森明菜起了个头,他就把这次生病事件的来龙去脉跟她说清楚。
她听到一半,开始觉得滑稽,忍不住笑出声来。
“所以,”她边笑边说,“是吉田桑晚饭吃得太多,撑到睡不着,所以叫你一起去散步?”
这次换岩桥慎一点头,“就是这么回事。”他语气无奈,“只有自己的话,肯定做不出来。但因为有吉田桑在,发生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就没办法了。”
“我倒没觉得这是莫名其妙的事。”中森明菜眯起眼睛。
岩桥慎一瞬间改口,“嗯,是我自己觉得莫名其妙。”
“哈哈!”中森明菜又开始大笑。
一边笑,一边抓住他的肩膀,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说是莫名其妙,但吉田桑叫你出去,你不是也一起出去了吗?”
“也是。”岩桥慎一从善如流,“要这么说,其实还是自找的了。”
中森明菜为他这个态度好气又好笑,说他:“真滑头。”以她对岩桥慎一的了解,知道这家伙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怎么滑头了?”他装无辜。
“说你滑头就是滑头。”她一副要胡搅蛮缠的样子,皱了皱鼻子。
岩桥慎一叫她的模样给逗笑了。
他笑,中森明菜就不乐意。不高兴他耍滑头,小脸一沉,露出被戏弄了的不满。往后退一步,两只手摁住他的胳膊,跟他大眼瞪小眼。
“那天晚上出去,还被北海道那边的杂志记者给拍到了。”岩桥慎一不紧不慢,告诉她,“这不就是自找的吗?可不是我耍滑头才故意那么说。”
中森明菜嘴硬,“就是滑头。”自己憋不住事,先都说出来,“明明那张照片里,你的脸被马赛克遮的严严实实,吉田桑有没有被拍到根本和你没什么关系。”
“你看了那本杂志?”
她唰唰点头,“看了。”
“然后把我认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中森明菜理直气壮。
这倒也是。在她眼里,岩桥慎一打马赛克跟不打马赛克没什么两样。
不过,他看着自家纸老虎这趾高气昂的模样,一猜就知道她对自己为什么着凉这件事心里有数。
想到这儿,岩桥慎一要笑不笑,把她说的话原封不动还回去,“真滑头。”
被拆穿了,中森明菜不承认也不否认,笑嘻嘻的吐了下舌头,试图萌混过关,“怎么就滑头了?”
“这个嘛。”岩桥慎一作势要认真思考。脑袋不怎么灵光的小学渣中森明菜见了,露出个苦相,生怕岩桥慎一真的说出个一二三来。
岩桥慎一头脑那么好,要说的话肯定会被他给绕晕过去……
中森明菜转转眼珠,决定先下手为强,扑上去,勾住他的脖子,嘴唇去碰他的嘴唇。岩桥慎一顺手捞住她。
俩人黏糊了一会儿。
中森明菜顺利把岩桥慎一要说的话给吃到肚子里,松了口气,高兴了。
“这次去北海道,就没有买礼物。”
岩桥慎一搂着她,俩人像两节摇摇晃晃的电车车厢,一前一后往沙发那边走。
“没关系。”中森明菜拍拍他搂着自己的胳膊,“我有给你带礼物。”听这语气,仿佛只要有礼物能送,就无所谓是谁给谁带的。
“而且,听到你身体好了,就已经很高兴了。”她感受着岩桥慎一贴着自己的温度。
一坐下来,岩桥慎一就对着她伸手,发起邀请。
中森明菜也不客气,翻身上马,跟他脸对着脸,“下次,可不要这么不小心了。”俩人挺习惯、也挺喜欢这么面对面的说话。
“下次,”岩桥慎一也和她说起了下次,“我们两个一起去北海道玩吧?”
“哎?”
“我倒是挺喜欢北海道的,虽然这次光顾着生病,完全没有好好逛过。”他跟中森明菜商量,“下次休假的时候,就我们两个,一起去好好玩一次怎么样?”
“冬天去吗?说到北海道就是雪了。”
“听说这个季节的薰衣草也很有名,观光手册上写,‘东方的普罗旺斯’。”岩桥慎一想起来,忍俊不禁。
东方的普罗旺斯——北海道。东方的阿尔卑斯——飞驒山脉。
不愧是曰本。
“东方的普罗旺斯?”中森明菜笑起来,“那干脆过后我们也一起去普罗旺斯好了。”
不过,两个人都是大忙人,真要跑去国外玩几天,还得好好做计划。
“要是去国外,还不用担心被拍到。”她一开始打算,就刹不住车。想了想,想到什么,笑吟吟的看着他,“慎一你不是制作人吗?怎么被拍到的时候,脸还被马赛克遮住了?”
“被拍到以后,札幌那边联系乐队的事务所,渡边桑告诉那边,我是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岩桥慎一告诉她。
中森明菜“哦”了一声,“这么说,你还在渡边桑的事务所挂名?”原来,是那位渡边桑负责料理这些事。
“至少‘KIRIN君’这个身份现在签在渡边桑手里。”岩桥慎一告诉她。
“所以,让你被马赛克遮住脸的是渡边桑啊。”她说。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么说也没差。”
“想想看,又是制作人,又是社长桑,又是‘KIRIN君’……”中森明菜像存心要跟他对着干似的,细数他的身份。
越数越觉得不得了,这家伙脚踩了多少条船?
“真是不能小瞧~岩桥慎一桑。”她抓着他的肩膀,在他腿上晃来晃去。
岩桥慎一瞧着中森明菜这副幼稚鬼的模样,拿她没办法。
“要是我和你一起被拍到的话……”
中森明菜一边细数他的身份,一边想东想西。想到这情形,乐得哈哈笑。
到时候,就算那个渡边桑说他是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用,杂志社会把他其他的身份全部挖出来。只要被发现他是制作人,就不会把他的脸打上马赛克。
明明两个人在秘密恋爱,正是要躲镜头的时候,中森明菜却因为想到了被拍到的事,并为此高兴不已。
当她想到,有朝一日被拍到,岩桥慎一的脸会堂堂正正被刊登出来,和她一起。届时,事务所渡边桑的话起不了作用,他更不会像和吉田桑一起被拍到时那样被当成背景板。
想到这里,中森明菜就对自己充满傻乎乎的信心,不把那张照片放在心里。
中森明菜曾经因为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手拉着手而受到冲击,借着那股劲儿捅破了窗户纸,也打从心里羡慕吉田美和身上那种被爱着长大的天真光环。
不是被那样疼爱着长大的中森明菜,面对自带光环的吉田美和,心里羡慕。而她清楚吉田美和跟岩桥慎一之间的羁绊,也就不感到嫉妒。
中森明菜喜欢岩桥慎一,就不会讨厌吉田美和。何况,在关于吉田美和的事上,岩桥慎一不遮不掩,态度坦然。
真要说起来,这个桃浦斯达,只有在面对着渡边万由美的时候,说过一次“不喜欢那位渡边桑”。
笑够了,她端详岩桥慎一的脸,又低下头,额头抵着他的肩膀。
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时被拍到……中森明菜并不想逼问他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关于这个问题,她只要知道自己的答案就已经足够。
“要是我们两个出去,我肯定不会让慎一你病倒。”中森明菜心想,自己会比谁都爱护他。
其实,今天晚上不声不响上门,并不是想要“兴师问罪”,或者杀他个措手不及。虽然她有时候任性,不讲道理,但到底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乱吃飞醋的人。
可即使如此,当想到和岩桥慎一一起出去玩这件事的时候,她仍旧不由自主,联想到“要好好照顾他”这件事。
从这点来说,心中未必不是在羡慕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能总是在一起。
同样,也未必不是暗藏一点“队友与女友”不是一回事的、悄悄较劲儿的心。
……
“你吃过晚饭了吗?”岩桥慎一问她。
中森明菜就着他的肩膀一下下点头,“吃过了。”一边点,一边想起来,和他说,“我用了你的厨房,还多做了你的那份。要吃点吗?”
在他家里一个人做了晚饭吃还行。
“你过来多久了?”岩桥慎一不答反问。
她理不直气也壮,“要是过来太晚,你已经回来了的话,埋伏在你卧室里的计划不就做不成了。”
“现在也不算成功吧?”岩桥慎一想笑。
只能说,千算万算,算不到他进门就疯狂打电话。
两个人想到一块儿去了。中森明菜嘴上也抱怨,“谁想到你有那么多话要说。”
“你出来之前,我要打的可是今晚的最后一通。”岩桥慎一故意逗她,借机笑她沉不住气。
中森明菜“嘁”了一声,“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粗鲁、这么急性子,一刻也等不了。”
她自暴自弃似的,数落自己的缺点。
岩桥慎一哈哈大笑,“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你粗鲁、急性子。”
他话音刚落,纸老虎气势汹汹,亮出牙齿,贴近他的脖子。
岩桥慎一感觉到脖子那里的皮肤被含住,赶紧告饶,“明天还要上班呢。”
“你哪一天不是这么说?”她顶了他一句。
“我不光粗鲁、急性子。而且还脾气坏、不替人着想呢。”中森明菜嘴上说的凶残,但到底没有真的下嘴。
粗鲁急性子是真,坏脾气也有一点儿,但不替人着想肯定不是。
“不过,要说惊喜的话,还是很成功的。”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发。
中森明菜抬起眼皮,瞄他,“是吗?”
“我可高兴了。”他说。
她轻轻“哼~”了一声,一副这句话正中她好球区的模样,“真的?”
“那当然了。”岩桥慎一瞧着她的脸,旧话重提,“都说了想见你,全身上下,没有不想你的地方。”
中森明菜冲他皱了皱鼻子,“早就知道你在想奇怪的事了。”
“你不想吗?”岩桥慎一眨眨眼睛。
现在回答“想”可就有用了。可越是这样,反而越是不愿意说出来。
“不想。”中森明菜就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干脆利落下了马,“你还要不要再吃点东西?”
没听到想听的,岩桥慎一是有点小失望,不过,也没放在心上,告诉她,“算了,在外面吃过了。等明天早上,当早饭热一热再吃好了。”
“那我去把东西收起来。”中森明菜说,“明天早上重新热一下,然后,只要再煮一份味噌汤就可以了。”
岩桥慎一和她确认,“你要留下来?”
“不愿意的话,现在就发话让我回去也可以哦。”
中森明菜话头一转,“不过,因为我总是自行其是、又不讲理,所以,就算你说了让我回去,我也未必会听你的乖乖回去。”
她像是玩上了瘾,“说不定,先是装作要回去的样子,过后悄悄再返回来吓你一跳。”
“……”岩桥慎一对她佩服得很。
兴致上来,也稍微陪她玩一下,“本来还不想说让你回去的话,可听完你那番安排,就有点想试试了。”
“真的?”中森明菜眨了眨眼睛。
岩桥慎一摇摇头,“假的。”
“那就是不想让我回去了?”她循循善诱。
这模样,倒是真有点故意引诱年下弟弟的大姐姐的意思了。
“嗯。”年下君老实点头,“别回去。”
中森明菜心里美滋滋,觉得这感觉不错,意犹未尽,继续引诱他,“舍不得我走吗?”
“舍不得。”岩桥慎一继续扮年下君装可怜。
“不让做也舍不得?”
“不让做吗?”岩桥慎一眼巴巴。
中森明菜为他这副想吃又担心吃不到的模样感到有意思,“要好好忍耐哦~年下君。”
年上大姐姐于是得意洋洋。如果她能不这么喜怒形于色,那她还能多摆一会儿年上大姐姐的威风。
现在看来,还得再修炼一阵。
岩桥慎一无奈摇头,去放他的洗澡水。
不过,没等到年下君怎么忍耐,年上大姐姐自己先没忍住……
“不想”当然是假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